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80年代厂区生活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没过多久同学们口中的候班长就和李建华两个人一起抬了半框的橘子回来, 有同学见状赶忙过去帮着接一下, 赵大牛把手中的口琴给了他,抬起头往水果筐中看了一眼说道:“你还真买回来了,这种南方发过来的水果, 现在可是紧俏货。”

    侯建军随手把口琴收进棉衣的口袋当中回道:“我找人提前帮我留的, 怕冻特意中午过去拿。”

    “你们把教室都布置完了?挺好看的,别看橘子了,一会肯定人人都有, 现在过来帮忙,把桌子和凳子都来开, 围着墙重新摆,把教室中间空出来。”

    同学们闻言直接开干, 拖桌子的拖桌子,搬凳子的搬凳子,很快就将教室内的桌椅都摆成了联欢会的模式。

    午休结束后, 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返回教室,这时也没啥座位不座位的了, 关系比较好的人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等着联欢会开始。

    老程今天格外开心,他为班级的联欢会提供了自家炒的花生和瓜子。

    把东西带过来之后, 程老师让班委们把水果、干果糖块什么的给同学们分过去, 闹哄哄的半个多小时后,老程看了一下时间,站在了演讲台上。

    “同学们, 请安静一下。这是咱们班第一次联欢,但也有可能成为班级内,大家集体的最后一次全员联欢。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你们到了高二就要分文理科,有的同学很可能就要选择不同的科目,然后从咱们班级内被分出去,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够珍惜现在的时光。”

    大概是没有想到老程会这么说,班级里的同学们都有些发愣,孙骈也是其中之一。

    对呀,为了保证学习质量,燕城的高中基本上是上了高二就会文理分班,到时候选择不同学科的同学们,就会被分出去好多,然后会有新的同学从别的班级被分配过来。

    其实这个苗头从他们入学分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了,如果有仔细研究过每一次月考榜单的人就会发现,如果这个班级的班主任是教文科的,那他们班级内学生普遍文科都会好一些。

    同理如果班主任是教理科的,那他们班级被的学生理科成绩就会偏好,这就是学校再为将来的文理分班打基础。

    当然这不是绝对,偶尔的也会出现意外,比如侯建军那个家伙,天知道更擅长理科的他是怎么被分到程老师的班级来,也许是因为他虽然理科很强,但是文科也不是很弱的原因?

    面对这学生们的目光,程老师笑了笑,非常平和的继续说道:“虽然老师们总喜欢将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一届,这种话挂在嘴边上,但是我要说,你们是我带过最好的一届,班级内的每一个人,都有远超我预料之外的表现,我所指的不只是学习成绩,还有更多。我今天收到了很多同学送过来的贺卡,上面满载着你们对老师的祝福,我真的是十分感动,新的一年老师希望你们能够再接再厉,在校园的时光中,能够真正的学到知识,有所收获。好了,我就说这么多,联欢会开始。”

    被他们班主任的讲话弄得措手不及的康佳佳同学立即想起了自己的责任,她可是这一次联欢会的主持人,于是立即站起来走到教室中间说道:“高一二班辞旧迎新联欢会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女生小合唱,甜蜜的生活.....。”

    趁着上面小合唱的时候,付晓燕低头向着身边的孙骈问道:“你的诗朗诵部分背下来了吗?”

    因为班级里面的班干部和课代表们都被摊派了节目,所以孙骈也是其中一位,她唱歌跑调,跳舞不会,本来想报个硬笔书法表演,却发现自己下手晚了,人家石浩和姚瑶已经把硬笔书法和素描表演给站上了。

    被逼无奈孙骈只好报了一个诗朗诵的节目,这种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的节目,还被文艺委员看了好几眼。

    “背下来了,放心绝对没问题。”

    孙骈喜欢舒婷的诗,因而这一次诗朗诵的原文就选择了她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其实她本来想选《这也是一切》的,但是因为此诗涉及到作者与另外一位诗人的对打,所以她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算了。

    女生大合唱结束之后,赵大牛上台给大家表演了一个学评书,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有些不靠谱的家伙,居然会说快评书,而且说的还挺好,他学的是田先生的杨家将,段子虽然不长,但惟妙惟肖的,让大家伙很是惊讶。

    这段精彩的表演,让赵大牛直接获得了满堂彩,直到他表演结束之后,还有同学在底下不停的喊:“再来一个,再说一段。”

    赵大牛闻言挥挥手说道:“这次就准备了一段,等我在学学,下次给你们接着说。”

    赵大牛就在大家的掌声中下场了,负责主持的康佳佳又站了上来,这次要上场的是李建华,她要为大家表演正宗的北腿,北派拳法中最基本的长拳。

    李建华看来也是为这次表演有所准备,今天穿的衣服都特别宽松,适合武术套路的表演。

    说实话,联欢会上众多的表演项目当中,孙骈对这个节目是最期待的,之前李建华只是在课间或者体育课休息的时候,简单的给大家演示过几次踢腿,一个套路从头到尾打下来,还真没有过。

    因为教室内的空间并不大,所以李建华的长拳套路还是以拳为主,腿法为辅。

    只见她动作快慢相间,节奏调理分明,动快静定,偶尔打出的一拳居然还能带上拳风,显然是深谙这套拳法的精妙之处。

    孙骈虽然拳打的不怎么样,但是看着父亲兄弟们练了这么久的拳,眼力还是有的,就李建华这功力,绝对不是花架子,这小姑娘隐藏起来的战斗力,很有可能是他们全班第一。

    这套拳打的是真过瘾,一套拳打完,一个亮相之后收试,干净利索英姿飒爽。

    “漂亮,太漂亮了,咱们体委巾帼不让须眉。”

    “就是,这姿势,这架势,体校那边专业练武术的也不一定能比得过咱们体委。”

    “李建华同学,听说体校那边曾经有教练来找过你是不是?”

    “要是市内有武术比赛,你能不能代替咱们学校出去比赛?”

    同学们的好奇心真的很强,问题更是连续不断,左一句右一句问的李建华都不知道应该先回哪一个的。

    关键时刻还是得靠主持人,只见康佳佳迅速走过来说道:“紧张激烈的武术表演过后,让我们来安静的欣赏一下书法与素描。”

    “现在请我们的石浩同学与姚瑶同学上场表演书法与素描,虽然时间会有些长,但是也不会闲着,趁着这个机会,咱们可以玩一下击鼓传花,被选中的同学就要起来回答问题,答对问题的同学,额外可以获得一个橘子。”

    她说话的时候,就石浩与姚瑶就已经在身旁人的帮助下,在讲台上各自铺开了一张纸,开始了他们的创作。

    因为联欢会上的时间不多,所以石浩选择的默写一首古诗,姚瑶同学的素描则是已经完成一半的底稿,她只需要在击鼓串花的游戏完成之前,把之后的画填完就好。

    咚咚咚,咚咚咚。

    程老师轻轻的敲着手上的小鼓,眼睛却始终都盯着那个被当成花来传的气球。

    所有拿到气球的人,无不快速的那手中的气球塞给下一位,看前面老程那又兴奋又期待的表情,大家就一点都不想被他给选中。

    拜托老师,有没有搞错,这可是联欢会,为什么我们还要面对被老师叫起来提问这种事情?

    老程可不管底下坐着的同学们是咋想的,他慢条斯理的敲着鼓,在大家慌慌的目光中,鼓声停了,众人齐齐往那边一看,就看见了赵大牛那张欲哭无泪的脸。

    “赵大牛同学,不要这幅表情,老师不会为难你们的。老师只准备了一个问题,所有被叫起来的同学都是一样的,背诵一首你们最喜欢的诗词,古今不限。”

    实在是没想到老程的问题居然会如此简单,立即精神起来,口中下意识的就背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大约也是没有想到自己教的高中生能背出这首诗来,这一次吃惊的人换成了程老师。

    等到赵大牛背完,程老师好笑的摇摇头,让康佳佳给他送了一个橘子过去。

    赵大牛拿到橘子美滋滋,击鼓传花继续开始,这一次同学们没有在躲避,反而慢条斯理起来。

    毕竟老程的题不难,只要背诵就诗文就行,背完还能多得一个橘子,合适呀。

    于是又几轮的击鼓传花下来,橘子又送出去了好几个,然后气球传着传着就送到了孙骈身旁付晓燕的手中。

    付晓燕站起来背了一首李清照的如梦令,然后就坐下了,气球就传到了孙骈的手中。

    孙骈此时还在想着那首舒婷的那首《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因为她记得康佳佳和她说过,击鼓传花的游戏过后,就是她的诗朗诵。

    所以当气球递到字手中的时候,孙骈真的是没在意,因为刚停的付晓燕,怎么也得过几个才应该会再停,谁知道气球刚到她手中,鼓声却突然停了。

    孙骈迷茫的抬起头,却见老师和同学们都看着自己,康佳佳抬手示意她站起来背诵诗词。

    真的是她!!!!

    老程做什么,这是故意的吗?

    脑袋一紧张就打结的孙骈努力回想自己还能背诵出哪首诗词的全篇?

    静夜思?好像前面有人背过了。

    赤壁怀古?最后几句是啥来着?

    一剪梅的开头几句是怎么说的?

    越急越想不出来,越想脑袋里面越空,孙骈急了,她可是历史课代表呀,要是被背诗难住那岂不成笑话了?

    情急之下孙骈直接将现在记忆里面印象最深的那一首诗给背了出来。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其它人没发现什么异常,唯有付晓燕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孙骈现在背的这一首,不就是她预备好的节目吗?

    后来康佳佳也听出不对劲了,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节目卡,在听孙骈的那句:啊,祖国呀,就有些忍不住想笑了。

    等到孙骈拿着橘子坐下之后,付晓燕在旁边急的差一点跳脚,小声问道:“你现在怎么办?”

    还没等孙骈回话,康佳佳就已经说道:“击鼓传花的游戏结束了,石浩同学与姚瑶的同学的创作也结束了。在大家欣赏两位同学大作的同时,也让我们请下一个节目,诗朗诵《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表演者:孙骈。”

    在众人的掌声中,孙骈硬着头皮站了出去,抽着嘴角背道:“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噗,第一句出来之后,侯建军直接把刚喝入口中的水给喷了出去,幸亏他是下一个节目,所以一直都坐在旁边等着上场,所以水才没有喷到人。

    同学们同样愕然,之后在听其它的句子都是一样,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哈哈哈,孙同学,这首刚刚听过换一首。”

    “就是,听过了。”

    “孙同学,黔驴技穷了?”

    “你不会只会背这一首?”

    “骗橘子?老师我举报,孙同学用同一首诗骗了一个橘子!!!”

    看热闹外加起哄的同学们各种各样的问题让孙骈被问的脸通红,最后干脆就豁出去了说道:“大家别笑了,我刚才没想到自己会被叫起来,脑袋一空就把这首诗背出来了。你们不想听重复的,我在背一首好了,不止一首,我还在赠送一首。”

    这一次脑袋终于回复正常的孙骈急急的背了两首诗出来,她这一次选的是北岛的《一切》,和舒婷答的他的那首《这也是一切》。两首诗相辅相成,北岛问的直接,舒婷答的澎湃,一问一答之间将青年的迷茫与奋进,对内心的剖析与自我的争辩表达的清清楚楚。

    两首诗都很精彩,孙骈为了争一口气也是豁出去,将自己与自己对这两首诗的理解倾注到自己的朗诵当中,居然带出了大家的共鸣。

    诗朗诵结束之后,孙骈一边向着为她鼓掌的同学们道谢,一边有些慌张的回到座位,落座之后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然后用眼睛瞪狂笑的好友。

    她都这么惨了,居然还笑,笑还算了,还是狂笑,还有没有点同学爱了?

    可恶,早知道这样就不诗朗诵了,唱歌跑调也比这种情况强呀!!!

    作者有话要说:  北岛的一切 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一切交往都是初逢,一切爱情都在心里。一切往事都在梦中,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舒婷的这也是一切 不是一切大树,都被暴风折断;不是一切种子,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不是一切梦想,都甘愿被折掉翅膀。

    不,不是一切都像你说的那样!

    不是一切火焰,都只燃烧自己而不把别人照亮;不是一切星星,都仅指示黑暗而不报告曙光;不是一切歌声,都掠过耳旁而不留在心上。

    不,不是一切都像你说的那样!不是一切呼吁都没有回响;不是一切损失都无法补偿;不是一切深渊都是灭亡;不是一切灭亡都覆盖在弱者头上;不是一切心灵都可以踩在脚下,烂在泥里;不是一切后果都是眼泪血印,而不展现欢容。一切的现在都孕育着未来,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

    希望,而且为它斗争,请把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

    两首诗来源于80年代诗集,说实话我更喜欢舒婷的那一首。
上一章80年代厂区生活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