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80年代厂区生活 > 19.第十九章

19.第十九章

    进城的柏油马路上,一辆大灰驴拉着的马车踏踏,踏踏,的行驶在路上。

    赶车的田姥爷进城之前还没忘记给大灰驴把粪兜带好,看到路边有推着自行车卖雪糕冰棍的小商贩,就回头问车上带着的两个孩子要不要吃。

    孙骈闻言扶了扶头上戴着的草帽摇摇头,她早上小米粥喝多了,现在一点都不感觉口渴。

    孙骥要了一根绿豆冰棍,这小子路上特意坐在外侧,将内侧能被路边树荫挡住的位置让给姐姐,被晒了一路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去暑。

    进了城孙骈见姥爷走的路很熟悉,略有所感的她问道:“姥爷,咱们要去哪里呀?”

    “去你大姨家,我有事要和你大姨、大姨父商量一下。”

    孙骈闻言心下了然,知道姥爷这一次进城,应该是为了大姨家表哥和表姐迁户口的事情来的。

    马车一路往西走,孙骈的大姨和大姨夫都在市内的木材厂工作,大姨夫是会计,大姨则在后勤处,当初他们两个之所以会相识,就是姥爷带着大姨去市木材挑选材料的时候看对眼的。

    在市木材大仓库院的旁边,有那么十几栋五、六层高的住宅楼,那是市木材厂的家属院,孙骈她大姨一家就住在这里。

    在家属院旁边把驴车停好,给大灰驴拴住喂了些草料,田姥爷拍拍裤子上的浮土,带着外孙和外孙女往大女儿家走去。

    半路上,一个握着油瓶,一看就是被家中长辈指出来打酱油的半大小子见到他们惊喜的说道:“咦,姥爷,小骈姐,小骥你们咋来了?”

    田姥爷一看,见拿油瓶问话的那个是大闺女家的小外孙,不由得笑笑说道:“是小贵呀,我有事找你爸妈,他们都在家吗?”

    “在,大周末咋会不在家。”

    说着曹小贵就领着亲戚们往家走,上楼的时候一蹦三跳,连跑带颠的还没忘记仰着头向上喊:“妈,爸,我姥爷来了。”

    住在四楼最里侧的那户人家听到喊声将门打开,一位二十几岁的大姑娘应着弟弟的喊声探出头,看到跟在后头的人立即走了出来。

    “姥爷来了,快进屋,小骈和小骥也来了,外面天热快进来。”

    曹家屋内的风格和孙骈家很像,应该说这年月城里人家的家居风格都是很相似的,因为如今这年头还没有商品房,各家各户住的都是单位分发的家属楼。

    这些家属楼统一建造统一内部装修,入住的用户家居样式也是差不多的,因此看来看去都是那么千篇一律。

    曹家与孙骈家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格局,孙骈家是三室一厅,而曹家则是两室一厅,为了方便居住,他们家用木板将客厅一分为二,被分割出来的那个只有四、五平米,只能安放一个高低床的小隔间,就是家中长女曹玲玲的房间。

    虽然有些亏待女儿,但曹家这也是没办法,女儿下乡一去就是好几年,再回来弟弟们都已经长大,大男大女们即便是亲姐弟也不好再同住一个房间,所以只能用木板在客厅给女儿隔出一个‘闺房’。

    说实话就他们家现在的居住条件虽然艰苦一些,但勉强还能应对,有些孩子多房子又小的人家,现在都是那种叠罗汉的住法,一家子恨不得全方位立体的把房间的每一寸空间都利用起来。

    孙骈坐在沙发上吃着李子,时不时的瞄一眼她表姐居住的小房间,对于这种住法孙骈是很理解的,别的不说就他们家没有换新房之前,一家五口居住在一间三十几平的一室一厅内,她在爸妈的房间内隔帘子睡小床,她哥与她弟弟在客厅里住高低床,一家人就那么拥拥挤挤的住了十几年。

    房间里田姥爷一直都在小声的和自己的大女儿说些什么,几分钟之后孙骈就看见她大姨从房间里走出来,把她大姨夫叫了进去。

    在几分钟之后,田家大姨又从房间内走出来,手中拿着一些钱和票对着客厅里的孩子们说道:“玲玲,你姥爷还有弟弟妹妹们要留下来吃中午饭,你拿着钱和票到供应社那边去买些肉、菜回来。东西自己看着买,量一定要足够,小贵,你和你姐一起去,帮着你姐拎一下东西。”

    说完这些她又向着自己的外甥女和外甥说道:“小骈,小骥,我听你们姥爷说你俩今天进城是想要买一些学习用品?买那些东西不用到商场去,马路对面就有一家青年商店,里面有好几个柜台专门卖文具用品,东西全价格也合适,一会让玲玲带你们过去。”

    用了一些借口,田家大姨家孩子们全部支出门,然后关上房门继续和老公、老爹商量事情去了。

    曹玲玲领着菜篮子带着弟弟妹妹们下楼,走出木材厂家属院之后,她就先带着人过马路,往街道的另外一边走。

    曹小贵跟在姐姐后面,一见她姐要过马路,就小声提醒着:“姐,供销社在这边。”

    “我知道,先不去供销社,先去文具店让小骈和小骥把学习用具买了。”

    市木材家属院对面就是市三中,市三中的后侧就是胜利小学,胜利小学的后侧,则是一处部队的驻扎地。

    守着两所学校,这里的青年商店就专门有一侧的柜台都是售卖文具的,所以住在这附近的人家就把这座青年商店唤作文具店。

    孙骈出门的时候身上总是习惯带一些钱,进了青年商店后,她发现这边的本子文具图案样式的确是比电厂那边更好,于是就欣然选购起来。

    孙骈买了一瓶英雄的蓝黑钢笔水,又买了几个硬皮的笔记本准备做课堂笔记,她弟弟则是选了一块带着水果香味的软橡皮,姐弟两个结账出来,发现玲玲姐带着小贵买了几瓶汽水,正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买完要用的东西了?喝瓶汽水再走。”

    孙骈姐弟俩闻言接过表姐递过来的汽水瓶,姐弟四人就蹲在青年商店大门口的一侧,一边喝汽水一边小声聊天。

    “姥爷这次过来,是为了我和大贵户口的事情?”喝着汽水的曹玲玲突然这么问道。

    孙骈闻言摇晃了一下手中汽水瓶,看着里面橘子色的液体在玻璃壁上转了好几圈才开口回答:“不知道,姥爷没说,不过我觉得你想的有可能是对的。”

    曹玲玲扫了一眼四周,见没人注意他们这才说道:“我妈和我说了,虽然轮胎厂那边是重工,男工女工的活都会很累,但是我愿意去,好歹是市里的正经大单位,比去街道小厂子糊火柴盒要好的多。”

    “知青办那边让你去街道的火柴盒厂?”那是市里各个街道为了安置老弱病残而建设的福利单位,类似于现在的公益岗,被安置过去的基本上都是不识字的婶子大妈,或者是身有残疾的弱势群体。

    因为是街道的福利单位,工资给的少不说还没有编制,去干活的基本上都是临时工。

    “如今市里的就业形式已经这么紧张了吗?”始终都生活在电厂家属区的孙骈只是耳闻返城的知青们让市内各大单位都压力很大,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难。

    “几万人陆陆续续回城,你说压力大不大?我还算是好的,下乡的时候学会开拖拉机,年年都是三八红旗手,所以回来之后还有街道火柴厂可以去,有好些人火柴厂都不愿意用,只能在家里面待着。”

    “不是说城里面允许返城知青提前接父母的班吗?”

    “是呀,可是一家双职工的能有几个?一家三、四个孩子的倒是不少。我们家楼上的老李家,兄弟俩已经因为李叔退下来之后的工作岗位应该给谁而吵翻天了,李叔已经躲到厂子里面不想回家,李婶天天晚上偷偷哭,每天早上出门眼睛都是肿着的。我们这些人,当初响应号召下乡去支援建设,结果弄到最后我们却成为了社会最大的负担,真是讽刺。”

    这种事情谁能说个明白?

    反正孙骈是弄不懂,只能在表姐身旁尴尬的笑笑。

    表妹不答话曹玲玲也不介意,她只是因为心中堵闷而唠叨一下而已。

    任谁一个好好的大姑娘,乡里大队上年年的三八红旗手,回城之后不但没工作,还在家当了一年多的米虫,最后还差一点到街道糊火柴盒,心里也是不会痛快的。

    “反正我是想好了,要是户口能弄好,不论轮胎厂那边给分配的是什么工种我都做,有活干总比在家吃父母强。对了,小骈你住的近,轮胎厂那边给轻工们安排职工宿舍吗?”

    “应该是有的,不过不在家属区,好像在厂区那边有专门的一栋楼是给员工准备的集体宿舍。小骥,是不是?”不太往轮胎厂那边去的孙骈只能求助弟弟。

    时常到处流窜,小伙伴遍布城市、乡村、各大家属区的孙骥见状立即点头道:“没错,为了方便职工,轮胎厂单身宿舍就在他们厂区内,工人们上下班都不用出厂区大门。”

    知道轮胎厂那边三班倒的制度,孙骈在心中默默吐槽。

    话说电厂那边二十四小时都得有人上班可以理解,轮胎厂那边为什么要这样?

    把单身宿舍安排在厂区内部,我怎么感觉轮胎厂这么安排不是为了方便职工上下班,而是为了方便让单身的职工加班?

    所以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年代,单身狗们的地位都是如此凄惨的吗?
上一章80年代厂区生活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