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80年代厂区生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付晓燕的婚礼过后, 小夫妻二人去享受他们的新婚生活, 孙骈他们县高中的这些老同学们, 则趁机拉着老师们一起来了一次聚会。

    聚会上,已经成熟了的同学们看着明显苍老了的师长们,内心深处百感交集, 聚会喝到最后,有不少同学抱着身旁的老师或是痛哭或是抽泣, 说是真到了社会上后,才知道当初的校园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看着流露出真性情的老同学们, 孙骈也是心有感慨。

    说实话, 他们这些人真要计较起来都能还算不错,毕竟在如何他们班的同学毕业之后的学历最低也是高中。

    这种学历不论在厂子招工还是社会招考上来说都还能算是有些优势,所以在座的这些人,现在有的是厂子工人, 有的在政府部门或者社区街道内工作,还有的则去做了小学老师, 都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

    但就如同大家刚才说的那样, 入了社会才知道, 生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聚会结束之后, 小302舍的其它人员又凑在了一起, 除了孙骈之外, 其它的几位居然那么巧现在都是教师的身份,趁着现在有时间,她们已经在商量着要集体出去旅行了。

    假期就要结束的孙骈羡慕的看着她们, 好在这帮家伙还没有打算放弃她,约定好了等孙骈的回京之后她们在出发去旅行。

    莫名其妙的的拖了团队后退的孙骈闻言只好苦笑着说道:“真是谢谢你们了。”

    在家中待到假期将要结束,孙骈恋恋不舍的拉着沉甸甸的行李箱,挥别了擦着眼泪的家人和朋友,踏上了返京的火车。

    凌晨,下了火车之后,孙骈坐着出租车回家,当她穿过路口来到自己家的小院子面前时,刚刚取出要是想要把锁打开的孙骈却发现,她们家的院门好像没有锁?

    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判断,孙骈用手轻轻的推了一下院子的大门,就见那一对黑色的大门瞬间分开,孙骈直接看见了院子里面。

    !!!!!

    怎么回事?明明走的时候院门是锁起来的,这一点孙骈记的很清楚。

    踮起脚孙骈往院子里看了看,没有什么异常,转过身又瞅了瞅大门,也很正常,安装在大门上的门锁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撬压的痕迹。

    都没异常,难不成是孙骥那小子回来了?

    但是就算是他回来,这一大早的,屋子里也没电灯,也不能不锁门就睡觉吧?

    左思右想后,孙骈将行李放在门口,先去了隔壁,敲开院门一看,勤快的齐叔果然已经起床,正在烧火做饭。

    “小骈回来啦,这么早找叔有事吗?”忙着给孩子做早饭的齐大龙开门一看是孙骈,有些疑惑的问道。

    “叔,我刚才回来发现家里院子的院门被打开了,里面却静悄悄的,就没直接进去,过来和您问一下,我弟是不是回来了?”

    “没有呀,我昨天晚上收摊回来之后,路过你们院子的时候还特意瞅了一眼,没发现里面电灯,也没看见里面有人。”齐大龙回想一下后很肯定的说道。

    “坏了,别是你们院子里进贼了,叔跟你一起过去看看。”

    齐大龙说着解下腰间系着的围裙,随手从院子里抄起一把铁锨,和孙骈一起返回了隔壁小院。

    两个人轻手轻脚的进了院子,孙骈在院子里扫视了一圈,一看就看见正房的房门也是微开的,看来是真的有人进了屋子。

    齐大龙示意孙骈,两个人一左一右,悄悄的走到两间正房的窗户底下,探头往里面看。

    几秒钟过后,齐大龙向着孙骈那边表示,这边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而孙骈却是哭笑不得,因为她透过窗户玻璃,在微弱的晨光中看见了在火炕上面睡的如同死猪一样的弟弟。

    嗯,虽然看不清楚脸,但那身形和睡姿孙骈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她弟弟。

    “齐叔,真是不好意思,大清早的折腾你。”站在院子门口,孙骈不住的向着齐大龙道歉。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小姑娘警觉一些是好事。叔先回去给红雁做饭,有啥事你们在叫我。”

    送走了隔壁的齐叔,孙骈拖着行李箱先回了自己的房间,把东西往门的旁边一方,转身就去往东屋。

    推了一把屋门,依旧没有在里面插上,从院门房门到屋门全部一路畅通,非常有孙骥风格的做法。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天依旧完全大亮,和煦的阳光从屋外照射进房间内,照的整间屋子都显得暖洋洋的。

    孙骈看了一眼依旧在火炕上沉睡不醒的弟弟,刚才光线黑暗他没看太清楚,现在终于看清楚了,却差一点没认出来。

    老天,什么鬼?火炕上那位一脸胡茬,沧桑感十足,头发乱的像是鸡窝,看起来比孙骏还像她哥的人是她小弟?

    是那个整天就知道臭美,出门要喷半瓶发胶的孙骥?

    这是孙大爷吧?出什么事了?

    恍惚之间孙骈不小心一脚踩到了地上的塑料瓶,咔吧咔吧的声响终于将火炕上睡死的人给吵醒了。

    “姐,你啥时候回来的?”迷迷糊糊揉着脸的孙骥问道。

    “回来有几天了,之前有假期就回燕城了,刚从那边又回来。”

    孙骈说着将水壶里面的旧水倒进水盆里,拧出一条毛巾递过去小弟擦脸,然后又去厨房接了一些凉水,倒入灶台上的铁锅里,又找来柴火将灶台点燃,准备烧一些开水出来。

    孙骥用手巾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踩着拖鞋出来向着她姐问道:“姐,家里有吃的吗?我饿了。”

    “家里都多长时间没人住了?我行李里有些零食,你先找出来垫一口,一会水烧开我去小卖店买点挂面回来煮着吃吧。”

    孙骈的话才刚说完,就见他弟弟仿佛瞬移一样,几步就窜进了西屋,不一会就咬着姥姥制作的烤鱼片出来出来了。

    “你饿死鬼投胎呀?”看着孙骥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孙骈目瞪口呆的问道。

    “别提了,跟着剧组去了大西北,蹲在玉门关那边拍了大半年的戏,刚杀青就又被拎到新疆去了,又吃了快两个月的沙子,等到新剧彻底杀青,这才放我们回来。你是不知道剧组过的那叫什么生活,住板房,和咸水,吃的米饭里面全是沙粒子,风一吹,能把地上小石子带起来,砸到人头上脸上老疼了。”

    “这么艰苦的条件,你们拍的啥?有你的角色吗?”

    “我不是去演戏的,是跟组过去打杂的。第一部戏是港台那边过来拍的,都是大明星,我负责给剧组发盒饭,第二部军旅题材的电视连续剧,我跟在道具组那边跑腿。反正大家的实习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也就跟着跑呗。”

    “果然,到哪里都是实习生不值钱。”

    孙骈感叹了一句之后站起身子,抓出几张零票向着弟弟道:“我去一趟小卖部,你看着点灶台,别让火熄灭了。”

    等到孙骈拎着挂面、火腿肠、小咸菜和面包回家的时候,发现不但锅里面水一句烧开,她弟弟居然也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把自己收拾了一番。

    胡子剃了脸洗了,头发梳了衣服也换了,终于有个人样了。

    随便煮了一锅挂面出来,姐弟俩也没搬炕桌,就端着碗坐在火炕上,一口面条一口香肠咸菜的吃的起来。

    孙骥快速的吃完第一碗之后,又给自己捞了第二碗,连吃三碗之后,才感觉饱了的他一边喝着碗底的面汤,一边向着孙骈问道:“姐,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走,过几天就去纽约,到领事馆去。”

    “去美国?那你到了那边能不能帮我问一下,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电影学院的招生程序?”

    孙骈闻言手上的筷子都停了,抬起头惊讶的问:“你要考南加大?那边可不好考,尤其是电影学院,咱们国内的院校文凭在那边不一定好用。”

    “不好用就重新考呗,大不了就在重读本科。”孙骥闻言不太在意的回道。

    “吆,这还是我那个曾经发出过读书无用论调的弟弟吗?居然想要重读大学?”

    孙骥闻言有些尴尬的回到:“姐,你也说了那是曾经,谁每个年少轻狂的时候。我现在是接触的越多发现自己会的越少,越学越觉得差点什么。茂行叔说人的眼界宽广,心胸才能广大,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国内这么多年,各处我都没有少跑,现在我想去国外看看。之前问过老师们,都说南加大的电影学院全美最好,我想去试一试。”

    “啊,这样呀,那等我过去之后帮你打听一下吧。”事情成或者不成可以以后再说,但是弟弟既然有想要上劲的心思,孙骈觉得能帮就应该帮一下。

    假期结束之后,孙骈重新上班,郝处长通知她到人事处去办理各种手续,几天之后重新办理好的入住证明,和一张飞往纽约的机票就被送到了孙骈眼前。

    孙骈拿着手续看了一下机票上面的时间,是后天晚上的,郝处长在送上机票和手续之后说道:“纽约领事馆的地址和电话你都知道,你过去之后会有人接机,估计派去接机的人你也能认识。这一次和你一起被调入纽约领事馆的,还有曾经在欧洲司那边任职的乔见同志,这位我就不用多介绍了,你们当初一起在纽约实习,应该也是认识的。”

    “纽约不比新加坡,在新加坡你是元老,在纽约你却只是个新人,要注意和同事领导们之间的相处。”

    面对老上司的教诲孙骈认真聆听,第二天她利用午休的时间回到母校去见了庞主任一面,然后就带着行李和使命,蹬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

    一段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嗯,该去美国的人都去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罗克万、棉花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经年 50瓶;刘、@南水青青。 20瓶;啦啦啦 15瓶;LvbvL、棉花糖、流萤小扇 10瓶;黑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80年代厂区生活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