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80年代厂区生活 > 第一把二十八章

第一把二十八章

    孙骈本身并不懂什么古董鉴赏,但是她有一个天生优势, 就是自小是在古董当中长起来的。

    田家老太太家底丰厚, 即便是动荡年代不敢把东西拿到明面上来, 但私底下总会给喜爱的外孙女展示一下自己的嫁妆,唐朝的瓷盘宋朝的碗, 明清的书画民国的首饰。

    所以孙骈自小就是玩着、看着、摸着古董长大的,有些东西她不用懂,只用看和摸就可以了。

    所以孙骈在玉渊潭古董地摊上逛的如鱼得水,这边官窑瓷器满大街都是,民国大家的书画直接挂出来摆着,不上宋朝的都只叫物件称不上老家伙, 这在后世简直不敢想象。

    而最让孙骈不敢置信的是这边东西的价格, 虽然大小年份价格不等, 但基本都在几块、十几块、几十块之间, 过百的东西基本没有,简直就是天堂。

    这种在后世看来不敢置信的价格, 在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因为这年月家家都不富裕,每个月工资差不多都是可丁可卯的花用,有人口多的人家,月底还得借个三、五块钱把日子过了,月初发工资在还给人家,这种情况下家家基本上都没用闲钱,谁还有心思去买那些不能吃不能用只能摆着看的古董。

    需求少价格自然就不会太高, 这就直接乐疯了过来淘宝的孙骈。

    因为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专业知识,所以孙骈淘宝的时候严格遵守着三个原则,第一就是眼缘。

    首先那个东西得能让她一眼看中,这样不管是对是错,至少这件东西是她喜欢的,千金难买心头好,只要自己喜欢就不算亏。

    第二就是价格,孙骈将自己的心理价位严格定在二十块之下,二十以下的东西,只要自己喜欢那就买,二十块以上了,感觉不对就放下,除非特别喜欢,感觉又对,她才会考虑给出二十块以上的价格。

    第三就是她刚才说过的感觉了,这个太虚幻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总喝真的茅台酒,那么当他喝到假酒的时候,一口就能尝出来味道不对。

    孙骈现在就有这种感觉,虽然不是所有,但有的东西她上手之后就会觉得别扭,左看右看怎么看都不舒服,你让她说东西哪里不对,她是说不出来的,但这种东西她就绝对不会买。

    本着这三个原则,孙骈在玉渊潭的地摊上混的兴高采烈,时间一长有些包袱斋的老板们都认识她了,遇到可能是她喜欢的东西,还会专门给她留一下。

    有看她小姑娘一个,又懂事又谦虚,空闲的时候还乐意教她一些粗浅的东西,这让孙骈受益匪浅。

    现在孙骈可不仅是周末的早上才会过来,基本上每周二和周四,她上午课都少,趁着这个时间,赶早她是一定会过来的。

    逛地摊包袱斋的后果就是孙骈存折上的存款数字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而她学校柜子里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却在慢慢增多,寝室内的其它室友都很奇怪,班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开始收集那些没用的老物件了?

    别人理不理解没关系,孙骈她自己乐在其中就行,而且她发现,买古董比藏黄金更加保值,而且这些东西现在不打眼,她锁在柜子里也不用太担心。

    唯一比较难办的就是钱越来越少,为了弥补一下存款,孙骈不得不挤出一些时间来写写短文章,赚一些稿费想要补贴一下。

    然后她很快就发现没啥用,因为赚过来的那些稿费很快就又被她花了出去,变成了她柜子里的各种老物件。

    幸亏她上个学期再度获得的特级奖学金发下来了,捏着到手的那几百块钱,孙骈总算是安心了一些。

    这一天,孙骈上午课少,一早她就骑着自行车,兴冲冲的来到玉渊潭门口开始逛地摊。

    这边的古董地摊只在早上八点之前才会有,因为八点之后该上班的人就都上班了,这些摆包袱斋的老板们要是不收摊离开,就会有胳膊上带着红袖箍的家伙们过来撵人甚至收东西。

    孙骈正在一位熟人的摊位前看东西,这位老板主营的物件是瓷器和杂项,所以在他的摊位上除了一些瓶瓶罐罐坛子碗碟之外,还经常能够看到一些精巧的小玩意,这些小东西尤其得孙骈的喜欢,她这几个月她大约在这位老板的摊位上买了四、五次东西了。

    孙骈在挑东西的时候,后面还有人在等,古董行当的规矩,两个人若是看上了同一样东西,先上手的先看,在他没有把东西放下之前,后面等着的那位都不能开口问,更不能碰,只有等生意没谈成,前面的人将东西放下,后面的那个人才能拿起来和老板谈。

    孙骈正在看的是一块砚台,作为文房四宝之一,砚台在古代文人的书房中有着很高的地位。

    她现在正在看的这方砚台,长方形一侧是研磨墨块的转台,另外一侧则雕刻着松柏等纹饰。

    东西看起来倒是器物规整,墨台那边有使用过的痕迹,松柏纹饰雕刻的也很漂亮,总得来说还能算的上是一方集实用价值和观赏价值于一身的好砚台。

    但是孙骈将那方砚台拿在手中半天,左看右看的就是觉得别扭,而且摸起来的手感也不太对。

    在她观看砚台的时候,那位包袱斋的老板还一直都在推荐:“小孙,看中了没有?这可是正经的端砚,别处都不好找,我昨天刚入手的,今天你是第一位客人,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实诚价。”

    孙骈摸着手中那方砚台,怎么都感觉手感和摸姥姥家那方端砚不一样,犹豫了一下她开口:“童老板,这东西我看不好,就不问价了。”

    说完孙骈将东西放回原位,这是放弃购买的意思。

    她刚把东西放下,后面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就拿了起来,这是规矩孙骈没啥好说的,就在她起身想走的时候,却被那位正在看东西的人给拉住了。

    孙骈扭头一看,顿时惊讶的说道:“舒阿姨,您怎么在这里?”

    拉住孙骈的人正是侯建军的母亲,这位小麦色皮肤,笑的很慈和,看起来就如同一位普通家庭妇女的北大考古系教授拉住孙骈的手说道:“小骈,是这样叫你没错?先别急着走,阿姨看看东西。”

    舒女士说完,就仔细的端详手上的那方砚台,几分钟之后她才开口问:“老板,东西怎么卖?”

    那位老板闻言敲了几下手指头说道:“五十块。”

    舒长清闻言微微摇头回道:“东西是好东西,但是这个价格委实高了一些,能不能降一下?”

    “那您看多少合适?”包袱斋的老板询问客人,想听一听她的出价。

    “二十块。”舒长清说道。

    “嚯,您这一刀砍的可是够狠的,一下子就给砍掉了一大半。”包袱斋的老板听到这个价格直咗牙花子。

    “老板,我给这价一点都不低,您这东西是端砚没错,可看包浆和雕刻功夫,这东西应该是建国后出厂的?也就三、四十年的时间,又不是名家用砚或者是大家收藏,给这个价格已经很合理了。”刻意压低了一些声音的舒长清如此说道。

    包袱斋的老板一听东西的老底都被看穿了,没办法再说什么了,而且对方给出的价格他确实还能有的赚,只好苦笑着说道:“得了,舒老师您的眼光还是那么准,二十块钱东西给您了。”

    拿着新买的砚台,舒长清和孙骈两个人推着自行车,一边走一边聊天。

    “小骈,你刚刚为什么把那个砚台放下了?”舒长清好奇的问。

    “最开始看见那个砚台我就觉得东西挺好看的,后来拿起来总觉得手感不对差些东西,后来老板说是端砚,我感觉就更怪了,我姥姥那边有端砚,我用过还玩过,不是这种感觉的,所以最后就没买。”

    “哈哈哈,凭感觉买东西,你可真有趣。不过也对,我老师曾经就经常说,感觉不对的东西,看着在真也不要买,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你算是把他这句话用到实际了。”

    嘿嘿嘿,啥也不懂的孙骈只能回以微笑。

    “不过总拼感觉也不是正路子,万一哪天你感觉错了岂不是要吃大亏?”

    “舒阿姨你放心,超过二十的东西我都会慎重在慎重的。”非常爱惜自己钱包的孙骈闻言很肯定的回到。

    “哈哈哈,你这丫头还真聪明,我要是没记错,上回听人介绍你好像是帝外的学生,怎么今天上午没课?”

    “有课,只不过要在十点之后。”

    “十点?那还来得及,走,阿姨带你去个好地方。”

    舒长清说完就骑上自行车在前面走,孙骈见状赶忙跟上,两个人穿大街过小巷,最终来到了一条很热闹的街道。

    舒长清此时从自行车上下来,一边带着孙骈往那边走一边说道:“这里是城内的旧货调剂市场,凡是家里面有没用老东西的,都会拿到这边来换些钱。你看到街道最前方的那栋二层小楼了吗?那是国营的旧货调剂商店,里面有些老东西是专门买给港台商人和外国游客的。找个地方把自行车停好,我带你进去看看。”

    孙骈跟在舒长清的身后进了那家商店,里面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种东西。

    一看标签,嚯,好家伙,乾隆的官窑粉彩、嘉庆的掐丝珐琅、点翠的后妃头饰、将军的白玉带扣,宝石螺钿的漆木盒子。

    再一看,八大山人的山水,启功先生的书法,悲宏先生的马,枯蝉先生的鹰,居然还有慈溪太后亲笔书画的兰花,妈呀,这是要疯吗?

    就在孙骈眼花缭乱的时候,舒长清从背后拍拍她的肩膀说道:“这里的东西都是有掌眼给看过的,不敢说十成十,但九成以上都是真品。虽然价格有些偏高,但最起码东西有保障,你要是真的想藏一些玩意儿,不放时常到这边来淘一淘,或许能有意外收获。”

    意外收获?舒阿姨您真的是太客气了,这店里面的每一样东西,只要能买下那都是惊喜。

    就那个乾隆官窑的粉彩罐子,现在才卖350块,三十年后350万都不一定能买的下来,她听鉴宝节目的时候重点关注过的。

    我这是来到金库了?还是没关门可以随便往外带的那种。

    舒阿姨,我现在看您周身都金光闪闪的,您一定是财神爷身边的仙女下凡了?

    一定是的!!!

    作者有话要说:  罗克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2-16 10:44:17

    孙骈:苍天呀大地呀,这是真的要发呀!!!
上一章80年代厂区生活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