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80年代厂区生活 >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第二天孙骈一早就来到电业宾馆, 换上老太太昨天特意给她置办的那件鹅黄色的旗袍, 带上珍珠耳扣, 踩上羊皮的低跟瓢鞋, 老太太再将外孙女已经过肩的长发编成松散的侧辫,轻轻的搭在肩上, 孙骈瞬间就从一位青春活力的女学生,变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闺秀。

    同样穿戴一新的田老太带着丈夫和外孙女出门, 门外知道他们今天中午有事要出门的宾馆经理卡着时间为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

    这种老牌的夏利车孙骈之前只在那种回忆纪录片里面见过, 现在坐起来她还觉得挺新鲜的。

    坐在她旁边的田老太低声和出租车的司机说了地址, 那位司机师傅就很有职业素养的,一路平稳的将他们送达目的地。

    那是几栋看起来并不起眼的老式建筑, 外表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界时兴的那种西洋风格, 建筑门前没有任何牌匾, 看不出是居住人家还是用来办公的。

    建筑的大门口站着一对中年夫妇,男的中等个头皮肤黝黑, 人看起来却很精神, 女士和她丈夫一样,衣着朴素皮肤黑黝黝的, 看起来像是长期从事室外工作。

    田老太带着丈夫和外孙女下车, 把请帖递给了站在门外做迎宾工作的夫妇俩, 那位中年男子接过请帖翻看几眼后重新和拢, 态度热情却不过分亲昵的说道:“您就是王阿姨,我母亲和我提起过的,她这几天说的都是你们年轻时候的事情, 让我们听得虽然是初次见面,却总觉得不能算是陌生人。”

    田老太闻言仔细打量了与她说话的中年男子几眼,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小晚的儿子,保国?”

    “是我,王阿姨,我母亲正在里面等着你们,快请进。我还要在这边等别的客人,让我妻子带你们去找我的母亲。”

    吴奶奶的这位儿媳妇很健谈,只是将众人从门外代入客厅这一段的路程,她就与两位老人相谈甚欢,在听说孙骈是今年帝都外国语大学的新生时,还夸奖她又聪明又漂亮。

    而孙骈通过这一路简短的谈话已经知道,这位看起来貌不惊人甚至有些土气的女士,居然是北大考古系的副教授,她那一身健康色的肌肤,就是常年从事野外考古工作的证明。

    闲聊之中女士带着他们穿过客厅,送入旁边的一个房间,房间内一位头发半白,体型微胖笑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在和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士低声说话。

    大约是被开门声惊动,两个人一起抬头,那位老太太在见到田姥姥的瞬间,眼中迸发出了惊喜。

    “老姐姐,你怎么才来?我都等急了,真怕你不过来。”

    “答应你的事情怎么能忘,这是你最爱吃的萨琪玛,我昨天借宾馆的厨房做的,有日子没做这个了,你尝一尝是不是合口?”田老太说着把自己带来的寿礼,一大包手工萨琪玛递了过去。

    那位老太太接过萨琪玛笑的心花怒放,似乎这不是一包糕点,而是一大块宝石。

    打开口袋抓着里面萨琪玛直接咬了一口,松软绵密的口感让老太太边吃边点头说道:“是这个味道,几十年了一点没变,允娥姐,你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客厅旁的小房间内,气氛非常的和谐,田老太向着儿时玩伴介绍了自己的老伴,还有外孙女,那位吴奶奶也向着自己的老姐姐介绍了她的小女儿。

    这种长辈们的谈话孙骈实在是插不上口,就只能在一旁微笑当花瓶摆设,吴奶奶大约是看出了她的无聊,简单的夸奖了她几句,就说道:“小骈,你就不要和我们这帮老家伙耗在一起了,年轻人到外面玩去,客厅那里有很多和你年纪相仿的孩子,还有准备好的食物和饮料,快去玩。”

    孙骈闻言看了看自己的姥姥,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就站起来客客气气的与房间内的长辈们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就推门出去了。

    客厅里面的气氛就要比小房间那边热烈的多,看得出来那位吴奶奶应该也是一位思想很新潮的人,因为她的寿宴居然摆的是那种西式自助性质的,会将自己的寿宴选择成这种形式的,别说是现在,就连后世也实在少见。

    不过不得不说,比起那种中式大围桌摆席面祝寿的场景,这种寿宴的确是能让过来参加的客人们更加的放松,因为完全可以就和熟悉的人凑在一起,自由自在的吃吃喝喝,而不会有那种和不熟的人凑在一张桌,想吃的偏偏被摆放的最远,怎么都夹不到的尴尬。

    往自己的餐盘里面夹了一些西瓜块和葡萄粒,孙骈觉得自己需要先吃一些水果来补充一下水分,正当她打算再向水梨块下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非常惊讶的问道:“孙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骈闻言直起身子回头看,却见穿戴整齐的侯建军惊愕的看着她。

    “我是陪着我姥姥一起过来参加吴奶奶寿宴的,老班长,你怎么也再?”孙骈比他还要惊讶。

    “呃,这就是我奶奶的生日宴会,我当然要出现呀。”侯建军直接回道。

    “你是吴奶奶的孙子?”孙骈问。

    “是呀,哦,你不会就是那位我奶奶最近经常提起来的,王奶奶的外孙女?”侯建军恍然大悟的回到。

    “我姥姥娘家的确姓王。”孙骈说道。

    仿佛在对什么接头暗号一样,一阵互问互答之后,两位绝对想象不到相互之间会以这种方式重逢的老同学,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孙骈的叉子上还插着一块西瓜,也没多想她就直接拿起来吃了,一边缓解口渴一边想着要说些什么。

    话说老班长今天穿的还真正式,这好像是同校三年,她第一次看见侯建军穿西服。

    那身剪裁流畅强调线条的浅灰色西服穿在他身上的时候,看起来还这有点成熟帅气的意思。

    相较于孙骈的自然,有些不知所措的反而是侯建军,他实在是没想到在京城和孙骈相见的第一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和之前预计的不一样呀。

    而且.....而且孙同学看起来也和过去很不一样,看着经过细心装扮,已经开始渐渐展露出自己独特气质和风采的女孩,侯建军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脸颊发胀,耳朵也热热的。

    “老班长,你很热吗?”孙骈很疑惑的问。

    “还好,为什么这么问?”

    “你耳朵都红了,还说不热?”

    侯建军闻言迅速的抬起胳膊用手捂住耳朵,看向孙骈的眼神居然有些慌张,那样子让孙骈想起了曾经被她捏耳朵的大黄。

    喵,你要干嘛?

    对,就是这个样子的。

    呃,我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脑子里居然是在闪现表情包?

    听到孙骈的问话,侯建军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来,搭在胳膊上回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有些热了。”

    “对,现在可是八月份,就算已经出伏秋老虎也还是很厉害的,不信你穿这么多还会不热。”在心里面唾弃自己胡思乱想的孙骈赶忙寻找别的话题。

    “老班长,你到这边来是找吃的吗?”应该是,毕竟宴会自助的所有食品都在这边。

    “对,我来拿一些水果和饮料,给石头还有大牛他们端过去。”

    “啊,石浩和赵大牛也来了?”孙骈惊奇的问。

    “是呀,我奶奶喜欢热闹,尤其喜欢年轻人聚在一起的热闹,所以我就把他们也请过来了。”

    孙骈闻言这才仔细打量起周围,发觉客厅内走来走去的果然以青年人为主,看起来岁数上三十的都少。

    所以吴奶奶爱看年轻人?这是什么爱好?

    看着孙骈一脸问号,侯建军解释道:“楼下这边大多数都是我还有我堂哥堂姐,表哥表妹们的朋友,长辈们基本都被请到楼上去了,毕竟他们已经不太爱参与这种热闹了。”

    “哦,那我们端点东西去找学委和大牛,一个多月没见面,我也很想他们。”

    “好,我来帮你。”把西服重新搭在肩膀上的侯建军主动端起了盘子。

    看着老班长演杂技一样在自己的手上和胳膊上都摆上了果盘和一些小零食,却不让自己动手,说是怕弄脏了她的衣服。

    孙骈闻言简直哭笑不得,最后不得不把搭在他剪头快要滑下来的西服外套取下来说道:“我帮你拿着,别一会掉在地上。”

    石浩与赵大牛坐在客厅右侧窗前的一处休息区,看到侯建军的造型还有跟着他一起回来的人,赵大牛惊喜的小声惊呼:“孙骈,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陪着长辈一起过来给吴奶奶祝寿的,真没想到能在这边碰到你们,更没想到吴奶奶居然是老班长的亲奶奶。”

    石浩侧身将身侧的椅子拉出来,方便孙骈落座,期间还说了一句:“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你说对不对猴子?”

    一项思维灵敏的侯建军居然哑口无言,直接把手上端着的那叠西瓜块递过去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说喝了吗?西瓜给你。”

    老同学意外相聚,自然免不了要凑在一起聊天,闲聊当中孙骈了解到,侯建军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回京城了,石浩与赵大牛是前天一起结伴做火车过来的,他们过来的第二天,侯建军就发仿佛安装了雷达一样,准确的找上门,邀请他们参加自己奶奶的寿宴。

    说说笑笑中,时间过的很快,不经意间孙骈发现有服务人员将果盘撤下,开始向上摆放沙拉、烤肉、煎蛋、面包还有搭配的奶油、果酱之类的东西。

    显然不知不觉间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主家这是开始上正餐了。

    随着正餐摆出来,那些原本在二楼小客厅,或者一楼休息室内躲清闲的长辈们也纷纷开始露面,侯建军见状起身对着老同学们说道:“走,我带你们去见我奶奶去。”

    一楼休息室内,侯建军带着自己的同学向她奶奶介绍:“奶奶,这是我的同学们,孙骈就不用介绍了,您刚才肯定已经见过,这位是赵大牛,另外一位则是石浩,就是我经常和您说起来的那个石头。”

    吴奶奶闻言笑呵呵的把赵大牛与石浩叫到自己身边,听着他们说着拜寿的话,打量他们的目光却是越来越奇怪,尤其是看向石浩的时候。

    盯着石浩仔细看了又看,吴晚晴突然说了句:“这也太像了。”就扭头去看坐在自己身边的老姐姐。

    却见她比自己还要惊疑,死死的看着那个名叫石浩的孩子问道:“孩子,你姓石?是从燕城市过来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房间内的两位奶奶会这么看自己,但是石浩还是很有礼貌的回道:“是的,我和大牛一样老家是河东公社的。”

    “你爷爷是不是叫石维,奶奶是不是叫王允娴,父亲是不是叫石昭墉?”田老太语言急促的问。

    “您怎么会知道我家中长辈的名字?”这下惊疑的人换成石浩了。

    “因为我是你姨奶奶呀,你奶奶是我亲姐,你爷爷是我姐夫,你父亲的名字还是你祖父和我父亲商量一起取出来的。”田老太说着说着,突然就泪溜满面。

    休息室内其他人闻言都愣住了,唯有吴奶奶一边用手帕擦拭眼角的泪水一边说道:“你和你爷爷年轻的时候真的太像了,要不是已经过去几十年,我都以为是大维哥又站在我面前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看见故人之后,这次寿宴真是让我惊喜。”

    “允娥姐,别哭了,能见到允娴姐姐的孙子是好事,咱们应该高兴才是。”

    看着又惊又喜的两位老人,在场的小辈们却是有些手足无措,孙骈的脑子里更是一团乱麻,有心想要从她姥爷那边得到一些消息,一看她姥爷正忙着安慰姥姥,一点搭理她的功夫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脑袋上顶着一排问号的孙骈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田老太太闻言擦干了眼泪回道:“还是我来说,想当年在燕城,我们王家是经营木材与家具生意的,晚晴家里是做药材和皮货生意的,石家则是主营粮油。我们三家的关系非常好,同辈的孩子们基本上是相互看着长大,我姐姐后来就嫁到了石家。石家因为经营的是粮油生意,是燕城有名的大地主,我姐夫就是石浩的爷爷,结婚第二年昭墉就出世了。本来日子虽然过的平淡,可也很安顺的,后来兵患匪祸齐聚,燕城整座城都被毁了一半,我娘家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石家在城里的粮铺被洗劫一空,城里到处都在失火,是我老头子把我从火海里面救出来的。”

    大约是那时的景象太过惨烈,以至于老太太现在说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发现老伴脸色不对,田姥爷关心的靠过去,用手轻拍夫人的手背,田老太缓过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后来兵荒马乱的,我就在田家村落户嫁了人,等世道平稳一些,进城收拾家中残局的时候,特意托人到石家那边去问,来人给带话回来,说是我姐姐已经不在了。我找过去,只见到了姐夫和外甥,真没见到我姐,再后来世道又乱,我因为是资本家的小姐,拖累一家都得小心活着,等一切过去在找人去打听石家,却已经没有消息,只是听说最乱的时候他们一家子被人从祖屋赶出去,不知下放到哪里。”

    时运不济两家几代人活的跌跌撞撞,如今阴差阳错,倒是在京城相遇相认了。

    相较于田老太的激动,事件的另外一位当事人石浩的反应却是平淡的很,他听了田老太太讲述的古时候,微微点头说道:“小时候曾听爷爷说起过,是有这门亲戚的,只是后来家里面的长辈走的都早,太具体的就不清楚,今天总算是都听明白了。”

    既然相互之间都知道有这一门亲戚,后来的事情自然就顺理成章,石浩改口管田老太叫了姨奶奶,老太太当即也认下了侄外孙。

    休息室内再度其乐融融,唯有孙骈隐隐感觉有些异样,因为她听出来了,姥姥刚才的讲述中,似乎有意弱化了她大姨姥的存在感,而另外一边的石浩,虽然没多说什么,但孙骈总感觉他不是对长辈的们发生的那些事情一无所知。

    但不论如何,总归是皆大欢喜,吴奶奶的寿宴,也就在这种喜气洋洋的状态下平稳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  罗克万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1-25 11:50:43

    一抹朝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25 12:37:46

    多谢大家的支持,咳咳,这部分情节设定啥的,亲们应该也都猜出来了,真是一群机灵的小可爱~~~
上一章80年代厂区生活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