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793章 滑胎,没有见面缘分

第793章 滑胎,没有见面缘分

    燕霖跟在后面,想要交代两句,可刚张开口,就体会到和萧惊澜方才一样的心境,因此,终究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快步离开了。

    萧惊澜走出大门,正看到萧老夫人。

    先前萧惊澜知道她给的是替身符之后,终究没有再让她离开,而是让她先暂时在府中住下。

    方才听到凤无忧危殆的消息,便立刻赶了过来。

    只是,才到这里,就被一个又一个的消息炸得回不过神来。

    先是凤无忧居然有了身孕,她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又亲耳听到自己的儿子说,要用那个孩子的命,来换凤无忧的命。

    她被那些话震得一阵阵的头晕目眩,却终究是按捺住了自己,没有进去阻止。

    到了此时,她终于勉力打起精神来。

    “澜儿,让我去。”

    她虽在门口,却进不去。

    千心千月等人还记着她对凤无忧做的事情,根本不肯放她进门。

    她自知自己不讨喜,也不敢硬闯,直到这时见了萧惊澜,才冲上来。

    “澜儿,我生了你们兄弟三个,生孩子的事情,我知道是什么样的……”萧老夫人道“你让我进去看着,没准能有些作用。”

    千月千心几个虽然对凤无忧忠心,可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姑娘家,没有一个有过生孩子的经验啊!

    而现找来的那些稳婆,谁又知道……到底靠不靠得住?

    萧老夫人面『色』恳切至极,萧惊澜盯着她看了片刻,终究挥了挥手“让她进去。”

    “皇上!”千月直接叫出声,还上前一步,直接拦在了萧老夫人的跟前。

    对于萧老夫人,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信任。

    萧惊澜没有理会千月,只是看向萧老夫人“若是无忧死了,你就连最后一个儿子也没有了。”

    他深深地看着萧老夫人,问道“母亲明白吗?”

    萧老夫人心头狠狠颤动。

    经了这么多的事情,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本来就不是很笨的人,否则也不会和先秦王一直琴瑟和鸣。

    她只是被仇恨『迷』住了眼,又自以为是地曲解了先秦王的意思,为了报仇,为了让萧惊澜娶到银鱼帝女,才一直对付凤无忧。

    如今所有的事情都真相大白,她只会昐着萧惊澜和凤无忧好好的,又哪里还会再害她们?

    为了凤无忧,萧惊澜连他们萧家的血脉都能说舍便舍,已经做到这种地步,她还会不明白萧惊澜的心吗?

    “你放心便是。我当初生你的时候便是早产难产,让我几乎死去,这事也一直是我的心结,所以我对你总不如对你两个哥哥好……”萧老夫回想起了往事“可如今想来,这事又何尝不是好事?我总归要比别人更多几分经验。”

    说完,萧老夫人走向前。

    千月仍然拦着门,不愿放她进去。

    萧老夫人道“你是无忧的丫鬟吧,你不必再防着我了,你就是不信我对凤无忧的心思,也总该相信,我不会拿我自己的儿子开玩笑。”

    千月咬着牙,抬头看了萧惊澜一眼,又犹豫瞬间,终于还是让出了位置。

    萧惊澜站在外面的院子里,等着里面的情况。

    这种事情,他又一次地帮不上忙。

    甚至在里面呆着,可能都是碍事。

    贺兰玖也在外面。

    对『妇』人之事,他是真的没有经验。

    而且,他也不方便看到此时的凤无忧。

    所以,只能等稳婆处理好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再进去照顾凤无忧的身体。

    里面不时传来大大小小的声音。

    “这是滑胎呀!”

    “小心着点,这血可不敢出多了……”

    “放下,不准用那个布,用这个沸水煮过的!”这是千心的声音,显然是在喝斥稳婆。

    燕云并不知凤无忧怀孕之事,稳婆也没有事先准备,更没有经过培训。

    这几个都是临时找来的,说是梧州城中最好的,但没经过凤无忧的眼,谁也不敢真的相信。

    不管她们在女子生产一事上的经验如何,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按凤无忧的章程办。

    比如,这消毒和干净布巾的事情。

    萧老夫人的声音也不时传来,都很简短,但往往说在关键的事情上。

    只是在外面听着,都可听出,这一次,萧老夫人是真的尽心了。

    “出来了,出来了……”一个稳婆高声地叫着。

    “看仔细了,还有胎盘呢,那东西可不敢落在肚子里……”

    “血……注意莫要出血了……”

    里面每传出一声,外面的人便要心惊肉跳一番。

    他们从不知,一个人的小产,会是这样的惊心动魄。

    千月对这些事情没有千心上手,只是在一边看着。

    见到凤无忧毫无血『色』地躺在床上,千月的手就忍不住紧紧握起。

    若是,娘娘醒着,这些事情,怕是她自己就能应付得来。

    哪怕吃力,哪怕巨痛,也一定会指挥着她们,做得妥妥贴贴的。

    可是如今,明明是最高明最擅长的人,却只能躺在床上,任由着别人来处理。

    只是想一想,她的心就忍不住酸涩起来。

    那边又传来一声长长地呼气声“总算是好了。”

    “娘娘真是吉人天相,没出血,也没有别的纰漏,应该不会有大碍,只要醒来就成。”

    稳婆们不知凤无忧命咒之事,还在说着醒来的话。

    萧惊澜心头刚刚一松,就听里面又传来一声惊呼。

    “是个小皇子啊!”

    “可惜了,眉眼都能看出来了……”

    处理好了凤无忧,稳婆们终于有空来看一看刚刚流下来的孩子,也一瞬间发挥了她们八卦的本质,看起了男女。

    五个多月大的胎儿,手脚都已分化出来,男女也都能看得出。

    这么一个小皇子,若是生出来,说不定就是他们燕云的太子啊!

    都已经这么大了,却流掉了,能不可惜吗?

    她们感慨着,却不知,外面站着的萧惊澜,几乎已经无法动弹。

    又不知过了多久,那扇门终于打开,里面的人都走了出来。

    两个稳婆当先,手中捧着一团用白布包起的东西。

    “皇上,您要不要……”

    话尚未说完,萧惊澜已然一步越过她们,进了房间。

    贺兰玖紧随其后,紧接着,大长老也进去了。

    至于其他的人,则都没有进去。

    凤无忧刚刚小产,此时进去的人多了,按娘娘的说法,会有细菌,容易感染,所以千月把所有人都挡在了外面。

    里面的凤无忧已经被收拾妥当,重新安置在换过被褥的床上。

    她的面『色』依然苍白,没有什么血『色』。

    若说先前乌觐活着的时候,她还能有些许反应和动作,到了此时,她就已经是一点声息也没有了,若不是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几乎让人怀疑她是个死人。

    虽然那个孩子替她死了一次,可是命咒却还没有结束。

    也现在的命,既不是她自己的,也不是命咒的,而是在欺天之后,得己暂时存在的那一小片空间里。

    贺兰玖飞快地检查了一番,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更深层次的。

    片刻之后,他舒了一口气。

    “没有大问题,可以撑到大阵举行。”

    一边的天云长老也点了点头,说道“公主殿下吉人天相。”

    得到了两个人的保证,萧惊澜也才终于微微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

    此时凤无忧的命虽然是偷来的,但却也是这些日子以来最为安全的。

    在命咒重新连结上她的命之前,她虽然昏『迷』,却也没有任何人能杀死她了。

    “我要为她做一点布置,把这咒术欺瞒得再久一点。”贺兰玖说道。

    这事,他方才就已经在想了,而且还和天云长老讨论了好一会儿。

    这也是为什么天云长老会不避嫌地跟着他一起进来。

    萧惊澜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退到了一边。

    贺兰玖和天云长老立时开始忙了起来。

    萧惊澜知道自己在这里做不了什么,有贺兰玖在,他也勉强算是放心。

    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他悄无声息地转身走出房间。

    院子里,那几个稳婆还在等着。

    见到萧惊澜,她们立刻就要施礼,但被萧惊澜挥了挥手示意不必。

    “燕霖,安排赏赐。”萧惊澜吩咐了一句。

    这几个稳婆今日做得不错,该有的赏赐是不能少的。

    燕霖立刻应下,他知道萧惊澜根本没有心情处理这种事情。

    几个稳婆立时都是大喜。

    其实今天她们根本没有做什么,一应用具都是那个叫千心的姑娘提供的,好些关键处的指点,都又是萧老夫人出的声,她们就只是『操』作罢了。

    而凤无忧虽然滑胎,但因为这些日子照顾得好,并没有出现什么凶险,她们顺顺当当地就处理完了。

    现在皇上亲自说赏,那赏赐自然少不了,她们能不高兴吗?

    手里捧着一块白布的那个稳婆连忙上前一步,把之前没有说完的话说完“皇上……可要看一看这位小皇子……”

    一边说,一边把白布举到了萧惊澜的跟前。

    萧惊澜出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孩子。

    这是……他和凤无忧的孩子。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但可惜,他们根本没有见面的缘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