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75章 桃花,是他的心头血骨中髓

第75章 桃花,是他的心头血骨中髓

    第75章 桃花,是他的心头血骨中髓

    长孙云初看到慕容毅鼓掌,一张小脸几乎红成了樱桃,她匆匆地施了一礼,提着裙角就转到了后殿。

    直到此时,殿中才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林飞羽方才那超常发挥的一段剑舞,在长孙云初的美人醉之下,几乎被冲得连影子都没了。

    林飞羽的面色瞬间煞白,指甲死死地掐进了掌心。

    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就连这最后豁出去的一搏,也失败了。

    “幽兰公主,你的节目可准备好了?还要再表演吗?”皇帝微笑问道。

    长孙云初这支舞真是大大长了西秦的面子,相信在这样的珠玉面前,就算是上官幽兰也要知难而退才是。

    虽然他没有拒绝上官幽兰的参加,也早就决定要点上官幽兰为第一,可若是让她轻轻松松就取胜,也显得西秦太无人了些。

    而此时长孙云初的表现,正好让他免除了这层顾虑。

    上官幽兰也对长孙云初的舞有些诧异,不过听到皇帝这么问,还是淡淡一笑,道:“皇上,幽兰既说了要为皇上祝寿,若是现在说不演,岂不是出尔反尔?皇上放心,幽兰已经准备好了。”

    说着话,向殿外一示意,立时有人抬着一面大鼓上来。

    上官幽兰从侍女手中接过鼓槌,在鼓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皇帝笑道:“皇上,还请听好了!”

    嘭嘭嘭……

    一阵激烈昂扬的鼓点瞬间响起,仿佛战场上的冲锋一般,先声夺人,一下就占领了众人的听觉。

    随后,只听那鼓声忽急忽缓,或大开大阖,或密密切切,仿佛在众人眼前描绘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

    有冲锋,有后退,有刀剑拼杀的惨烈,又有兄弟相依的细语。

    大殿之中近百人,全都像被那鼓声蛊住了一般,有些武将听着,竟不自觉留下了泪水。

    这鼓声,似乎将他们带到了战场之中。

    当上官幽兰的鼓声停下,诺大的殿中竟然鸦雀无声,仿佛只要他们一出声,就会惊醒了那些战场上的亡魂。

    直到有人握着酒杯的手太累,哐啷一声瓷盏跌落,才把众人从方才的震撼中惊醒。

    皇帝看着上官幽兰神色复杂,却不得不道:“幽兰公主果然技艺惊人。”

    他本以为长孙云初的舞已经够好了,但上官幽兰的这支鼓,却又把长孙云初完全比了下去。

    不说别的,只说这壮烈的意境,就是长孙云初的醉舞万万比不上的。

    “皇上谬赞了。”上官幽兰看似谦虚,可是紧接着就问道:“不知皇上心中,这献艺的第一名是谁呢?”

    上官幽兰紧紧地盯着皇帝,只等着皇帝的口中说出她的名字。

    她的愿望很简单,休了凤无忧,然后让萧惊澜娶她。

    她喜欢了七年的男子,怎么可能轻易让给别人?

    尤其,那个女人还被萧惊澜碰了!等她嫁入秦王府,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凤无忧悄无声息地消失。

    这个世上,绝不允许有人和她曾拥有过同一个男人。

    皇帝如何不知道上官幽兰的打算,不过他乐见其成,于是开口说道:“这第一名的位置,当之无愧属于……”

    “慢着!”一道清亮的声音忽然打断了皇帝。

    萧惊澜立刻看向凤无忧,只见凤无忧已经站了起来。

    “本王会处理。”萧惊澜一把握住凤无忧的手,低声道:“除非本王同意,否则,谁也别想嫁入秦王府。”

    所以,你不必在这里起冲突。

    凤无忧微微一笑,亦是低声道:“王爷,你的桃花太多,走了林飞羽,又来了上官幽兰,谁知道明天后天会不会有张飞羽,端木幽兰?一个一个打发太麻烦了,不如趁这个机会了个干净。”

    萧惊澜一怔,他的桃花,多吗?

    凤无忧想要一次了个干净,又要怎么了?

    思索间,凤无忧已经挣开了他的手,向皇帝道:“臣妾身为秦王妃,皇上大寿总不能什么都不表示,方才幽兰公主的表演实在太精彩,竟勾起了臣妾一点点争强好胜的心思,不如请皇上让臣妾也表演一个节目可好?”

    凤无忧此话说的十分得体,再加上她又是秦王妃,身份贵重之至,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了口,就连皇帝都不好拒绝。

    “秦王妃想要表演什么?”皇帝沉着脸问。

    他的目光一直在打量凤无忧,自嫁给萧惊澜之后,凤无忧竟一改往日的痴傻,已做出数件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甚至还隐隐勾走了慕容毅的心。

    这可是他最器重的儿子,皇帝不可能不警惕凤无忧。

    这一次,不知凤无忧又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臣妾讨个巧,就学幽兰公主,也表演一支鼓曲吧。”凤无忧只当没看见皇帝的打量,从容地说道。

    一听这话,皇帝顿时松了一口气,上官幽兰刚才那支鼓曲已经把鼓都打绝了,就不信凤无忧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两侧的大臣们也都是窃窃私语,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凤无忧是自取其辱。

    除了萧惊澜外,只有两个人不是这么看。

    一个是贺兰玖,他向来知道这个女人狡猾的要命,绝不会把自己逼到死路里。

    另一个则是拓跋烈,他的想法更简单,凤无忧是他看上的女人,要是他看上的女人这么蠢,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也省得污辱他的眼光。

    “好,鼓就在那里,秦王妃请自取吧。”皇帝道,声音里已经有了一丝幸灾乐祸,凤无忧表演什么不好,偏要表演鼓,他倒要看看,这次凤无忧会丢多大的脸。

    大殿之中,侍卫婢女都是不能进来的,萧惊澜一个人坐在桌案之后,迎接着各方或嘲讽或担忧的视线,八风不动,只是平静地看向凤无忧。

    他相信凤无忧有她的打算,但,更相信无论凤无忧出了什么事,他都护得住她。

    凤无忧几乎立刻就领悟了萧惊澜目光中的意思,心头顿时一暖。

    这个男子总是这样,在不经意的时候,为她提供了最可靠的保护。

    可越是如此,她越是不想依赖他。

    微微一笑,凤无忧道:“皇上,这鼓……不够!”

    一面不够?那要多少?

    最终,在凤无忧的要求之下,足足上了三十二面鼓,每一面都用架子高高地架着,在大殿之中围成了一个圈。

    凤无忧站在鼓圈中央,四面环顾了一遍,忽然走向萧惊澜,微笑道:“王爷,这曲子,还需要你和我一起。”

    让秦王和她一起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节目?

    这凤无忧怕不是疯了不成?秦王何等身份,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就算凤无忧是秦王妃,萧惊澜也不会答应的。

    所有人都等着萧惊澜开口拒绝,可谁都没有想到,萧惊澜竟淡淡开口问道:“如何做?”

    甚至连责备一声都没有,就直接同意了凤无忧的决定,还问她要如何做。

    京中都传言说秦王把凤无忧当眼珠子一样宠着,原本他们还不信,可是见了这一幕之后,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这秦王对凤无忧,何止是眼珠子,简直就是心头血,骨中髓,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纵容。连当众表演节目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都答应。

    “王爷可有熟悉的战阵曲子?”凤无忧明知故问,萧惊澜十岁出头就跟着先秦王上战场,怎么可能不会战阵曲子。

    果然,萧惊澜点了点头。

    凤无忧将一碟花生端到萧惊澜面前,微笑道:“王爷只要用这花生,在那些鼓上奏出王爷最喜欢的战阵曲子即可。”

    说完,凤无忧轻轻一笑,返回到鼓圈中央,抽出一根丝带,将自己的眼睛牢牢蒙上。

    这一举动又引得殿上众人一阵惊讶,凤无忧居然把眼睛蒙上了,她想做什么?

    “王爷,开始吧。”凤无忧道。

    萧惊澜神色复杂,他现在已隐隐猜到凤无忧要怎么做,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终究,他选择了信任凤无忧,反正,这是他的人,就算不成,他也不会让她出任何事。

    手指一扬,一颗花生朝着其中一面鼓上笔直击去。

    声音刚刚响起,凤无忧已执起身上的披帛,准确无误地击在了萧惊澜击中的鼓上,发出咚的一声。

    萧惊澜神色一震,又是一颗花生击出,凤无忧也再次击中他所击打的鼓面。

    接下来几颗,凤无忧一次错都没有出,萧惊澜也对她有了信心,动作开始加快,到了后来,更是两三颗花生一起扔出。

    原本破碎的音节随着萧惊澜动作的加快开始渐渐连贯,最终形成了一只完整的鼓曲,凤无忧的身形似彩蝶翩跹,明明根本看不见,可是每一击都准确无误,没有任何错误。

    而且她的击打轻重错落有致,完全符合那支鼓曲的情境。

    这是一支兄弟同袍,生死与共的战阵之曲,也是萧惊澜曾经最喜欢的。

    萧家军就如这只战阵曲一般,是兄弟之师,攻无不克,坚无不催。

    萧惊澜已有六年不曾上过战场,他本是跃马横枪,英姿勃发的天才少帅,是萧家和燕云的骄傲,可这六年却饱受伤病之苦,只能呆在阴冷的京师做那波诡云谲的算计之事。

    人人都说现在的他沉着稳重,以病弱之肩扛起秦王府如山重任,可有多少人还记得,他本是跃马长街,长笑欢歌的肆意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