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678章 好怂,没有心理压力吗

第678章 好怂,没有心理压力吗

    这火势不太烧得到人,却让营地里的东林军颇为费神。

    幸好上官幽兰确定,青羊关里萧家军的人数不多,至少,远没有这六万大军多。

    否则,万一青羊关的人现在冲出来,他们连往后退的路都没有,必须横向走好一段,才能绕过这段火场。

    上官幽兰气得要命,他们这么多人,居然被几百个人给弄得军中大乱,简直就是耻辱。

    而就在这个时候,再一次有人匆匆来报:“陛下……凤无忧!”

    一听到凤无忧这三个字,上官幽兰就有如被谁戳中了穴位一样,猛地转头。

    哪怕,她方才明明是朝着另一个方向的,都硬生生把头扭了过来。

    落玉看着她那样子,真是生怕,她自己把自己的脖子给扭断了。

    “凤无忧怎么了!”

    上官幽兰调整了一下资质,狰狞地问道。

    营中会有这场动乱,不必问也一定是出自凤无忧的手笔。

    而现在,她居然又听到了凤无忧的名字。

    那传信兵被她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才想起自己的使命,连忙说道:“凤无忧在我们的营地门前!”

    凤无忧的确是在东林军大营之前。

    不过,她不会那么蠢,到他们的射程之内,而是远远地带着五十骑人马立着,只是身后的凤字大旗烈烈飘动,让人一眼就能认出她的身份来。

    东林军中几乎无人不认识凤无忧,可,在看到凤无忧的大旗时,却没有一个擅自动作,只是冲出营帐摆出了迎战的阵势。

    凤无忧身后已经有人忍不住鄙视了。

    “嘁,真胆小!”

    天天喊着说什么杀了皇后娘娘,结果,皇后娘娘就站在眼前了,居然连动也不敢动。

    其实,这还真不能怨东林兵,实在是……凤无忧把他们杀怕了!就在数月之前,东林和南越边境。

    在狭谷中,凤无忧也是摆出了一副人很少,很没防备,很不好欺负的样子。

    可是结果呢?

    一个空城记,再加一个暗渡陈仓,生生让南越大军追入了东林二十余里,杀得他们血流成河,打得他们抬不起头,闭着城门不敢出来。

    这场战役,虽然参与的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尤其,这次参战的六万人中,并没有多少是参加过那场战役的。

    可,这不代表他们没有听说过呀!军队里的消息都是互通的,尤其那些参战过后回来修整的人和他们说起的时候,那都是夸大了好几倍去说的。

    因此,这些没有参加过的人,反而比那些参加过的人,心里对凤无忧还要忌惮。

    在他们心里,凤无忧恐怕和魔鬼也差不了多少。

    有了前车之鉴,现在凤无忧又是只带了一点人,又是一副她很好欺负的样子,可是……这些东林军谁也不敢乱动。

    谁知道,凤无忧身后是不是又埋伏了人,是不是又挖了大大的坑,等着他们往里跳。

    东林军不动,凤无忧也不动。

    她立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东林军的营帐里忽然骚动了起来。

    上官幽兰在一众人马地簇拥之下,气势汹汹地涌了出来。

    “凤无忧!”

    一出来,她就大声地吼着。

    亏得,她肺活量那么大,隔了这么远,也能传到凤无忧的耳中。

    “凤无忧,朕今日必取……”上官幽兰今夜早已气极,张口就要骂。

    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之间……“嗖!”

    一支箭矢毫无预兆,向着她就射了过来。

    “陛下小心!”

    一侧的侍卫看到,慌忙扑上前,一把把上官幽兰从马上给扑了下去。

    “唉哟!”

    上官幽兰生生从马上栽下来,差点栽了个狗啃泥。

    正要张嘴喝斥,可是一支箭几乎就贴着她的身子,狠狠扎入身后的泥土中,这才让她终于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这……”她给懵了。

    她不怎么懂带兵打仗,可是一些常识还是知道的。

    凤无忧站的,明明就是箭矢的射程之外啊!所以,她才敢上前来。

    可是,这只箭是怎么回事?

    落玉也扑了过来。

    一面扶着上官幽兰,一面急声道:“陛下,凤无忧的武器厉害,陛下还是离远一些。”

    听到这话,上官幽兰差点给气吐血。

    凤无忧的确是站在箭矢的射程之外,可,是东林军箭矢的射程之外,而不是他们自己那种古怪兵器的。

    也就是说,他们射箭射不到凤无忧,可是凤无忧射箭却是可以射到她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种欺负人的法子,让她到哪说理去?

    上官幽兰是真的快要怄出血来了。

    此时,那边的凤无忧已然冷冷开口:“上官幽兰,你弑父杀弟,今日,本宫定会为修若皇子,讨回这个公道!”

    说着话,又是一箭射来。

    “陛下小心!”

    方才太过忙乱,只顾着把上官幽兰扶起来,这会儿可还在凤无忧的射程之内啊!落玉也顾不得别得了,拖着上官幽兰就向后退,上官幽兰狼狈得要命,几次差点摔倒在地。

    可是此时保命要紧,别也顾不得那么多。

    这一次,不止是凤无忧发出了箭矢,跟着她的那数十个人也一同扳动了手中的诸葛神弩……又或者,叫凤神弩。

    弩箭连珠一般地射过来,又快又直,力道极大。

    原本摆开了阵势的东林营门前立时就有人中招,大声惨叫起来。

    上官幽兰一边被人拖着后退,一边大声吼叫:“你们上啊!给朕杀了凤无忧!杀了凤无忧的,朕赏万户候!”

    这里毕竟是东林军的营帐,各种准备都极充分,只在最初的一瞬慌乱之后,立刻有盾兵迎上,把盾牌结结实实地架了起来。

    那些弩箭看着虽然凶猛,却并没有造成多少杀伤。

    东林兵也是有些血性的。

    在自己的营门口被人这么欺负,任谁也不可能一点也都不在意。

    他们本就打算,躲过了这一场箭雨之后,就要看情况还击。

    再怎么厉害的箭,那也是箭,射完了,总是要装填的。

    凤无忧虽然厉害,可现在总共也不过五十人左右。

    就算有陷阱,难道还能把他们六万多人全坑了不成?

    此时,再被上官幽兰这么一叫,他们的心底就更加火热了。

    万户候!那是何等概念?

    许多东林名将宿勋,就是熬上一辈子,也未必能封个公卿。

    可是现在,只要杀了凤无忧,那就可以成为万户候。

    要知道,候爵可是可以世袭的,虽然按规矩是要减等世袭,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能封一个候爵,那至少子孙三代都不会再有衣食之忧。

    至于减等什么的,三代里面,难道家里就出不了一个有出息的吗?

    顿时,都等不及箭雨停下,东林兵们就呐喊着,神色狂热地冲了出去。

    在他们的眼中,前方的根本不是什么人,而是……黄金万两,荣华数代。

    凤无忧挑了挑眉,忽然一拉缰声,毫不犹豫道:“走!”

    她竟然掉转马头……跑了!她跑到东林军的大门前,嘲了上官幽兰一顿,再射了一轮箭,然后,什么也不做,就这么……跑了!这算是什么操作!别说东林军了,就连跟在她后面的燕云军都有点懵。

    虽然他们跟着凤无忧一路过来,知道凤无忧在路上做了点安排,可是……那些安排也不是这么用的吧。

    他们也知道,凤无忧这是在引敌。

    但这种引敌的方式,不管怎么看,都有点太……怂!撩一下就跑,这种方式,好像只在街头没品的小混混打架的时候才会见到。

    皇后娘娘,你用这种方式,真的没有一点心理压力吗?

    这五十人是凤无忧亲自挑出来的,身手都不错,尤其是轻功和骑术。

    他们好些人都是第一次跟着凤无忧出来做事,听多了跟着凤无忧做事过瘾的传言,他们心头都抱了期待,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但好在,他们虽然腹诽,可军人的基本素质都有,对命令的执行十分彻底。

    凤无忧说撤,他们就跟在凤无忧的身后,一路往青羊关的方向狂奔。

    东林军在短暂地懵圈之后反应了过来。

    什么杀神凤无忧,原来也不过如此嘛!居然是个如此无胆之人。

    “杀啊!”

    “杀了凤无忧!”

    凶悍的吼声震天震地地响起来,东林兵们都挥舞着兵器,飞速地往凤无忧的方向杀过来。

    “陛下!”

    跟在上官幽兰身边的谋士又跳了出来,连声说道:“陛下,莫忘记等会儿要做的事情,千万不能让我们的追得太远啊!”

    今天晚上,他们可是要水淹青羊关的!他们现在设营的地方,是恰好可以避免水淹的,可万一,他们自己的人追着凤无忧到了青羊关,那可怎么办?

    上官幽兰狠声说道:“你瞎操什么心!水坝在我们手中,放不放水,还不是朕说了算!”

    只要她不下命令,就不信卓天宁还敢私自放水!她目光盯着凤无忧逃路的方向,狰狞着面色说道:“朕打青羊关不过是为了杀死凤无忧,如今不必打青羊关就能杀了她,那岂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