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88章 情话,你哪里也去不了

第588章 情话,你哪里也去不了

    这人开了头之后,接下来就按着顺序一个一个地说下去。

    他们开始的时候还算矜持,虽然文绉绉的,但也勉强能听。

    可,说了几个之后,不知是不是看到凤无忧一直没什么表情,接下来说的,就越来越肉麻。

    不止肉麻,而且还毁三观。

    肉麻程度基本可以等同于:我想和你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毁三观程度基本可以等同于:你只不过失去了一条腿,而紫菱失去的是爱情啊!凤无忧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几乎就没落下去过。

    她拿着杯子拼命喝水。

    这哪里是给她招亲,简直就是处刑。

    她这辈子没听过的肉麻话,都在今天听完了。

    偏偏,那些文人们越说越来劲,简直就是来比谁更能膈应人的。

    贺兰玖笑得嘴都快抽筋了。

    一边听还一边问凤无忧:“你觉得这句怎么样?

    本太子觉得不错,要不入下一轮?”

    “这句不行,居然说你像猫咪,本太子看他一定是眼瞎,母老虎还差不多。”

    “啧啧,这人怎么想来着?

    明明只让说一句情话,他居然能说一刻钟,这得多少字,一千多个字都有了吧,话说凤无忧,这么长的骈文你听得懂吗?

    他是不是在侮辱你智商?”

    凤无忧任由贺兰玖调侃,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她很清楚,贺兰玖就是想要看她抓狂,她越是反应大,贺兰玖就会调笑得越过分。

    她不说话,虽然贺兰玖绝对不会自觉地自己停下来,但至少,也不会更变本加厉。

    可就算是这样,听到某一句话的时候,凤无忧还是忍不了了。

    她啪地放下杯子,指着一个人说:“给我拖出去!”

    你妹,居然说她象菊花,你才是菊花,你全家都是菊花!贺兰玖一脸疑惑地问凤无忧:“怎么了?

    他不是在比喻你高洁吗?”

    这句,明明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凤无忧黑着脸说道:“本皇就是俗人一个,谁爱高洁谁自己高洁去!”

    某些引申义实在害死人,其实菊花是种挺好的花,凤无忧也绝对没有任何打压歧视菊花的意思。

    只是……在她那个时代,某些小众圈子里约定俗成的意思,还是让她只想对这种花敬而远之。

    尤其,是用来比喻她的时候。

    贺兰玖看了凤无忧半天,想从她脸上看出她为什么对这种花这种反应过度。

    但,凤无忧是不可能让他看出来的。

    毕竟不在一个时代,他就是想找原因,也找不出来。

    不过,凤无忧发话,那个人还是被架出去了。

    他一脸不甘心,边被拖走还边大声喊:“凤女皇,我哪里说错了?

    在我心里,你就是和菊花一样高洁……”“把嘴给堵上!”

    凤无忧快气死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还是文试以来被赶走的第一个人,那些说肉麻话说嗨了的入选者们总算是警醒了一下,暗暗提醒着自己,说不好没关系,可千万别踩在凤无忧的雷点上。

    好在,现在有一个雷点已经有人帮他们找出来了。

    也不知凤无忧还有没有别的雷点,但不管怎么样,这花还是少用吧。

    等会儿再说的时候,他们用草,用树,用云……那人被拖走之后,文试还是继续下去。

    紧接上来的三两个稍稍收敛了一下,可三四个人之后,又再一次集体放飞了自我。

    但此时的凤无忧已然淡定许多。

    连菊花这种比喻都已经听过了,别的还有什么忍不了的?

    贺兰玖的文试取了不少人,这些人为了卖弄自己的文采,有几个又说得特别长,差不多都说完的时候,已经足足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他们站立的位置是按照武试通过的顺序站的,萧惊澜是最后一个通的,自然也就站在最边角的位置。

    贺兰久选人开始的时候,故意选了离萧惊澜远的那一端,因此,萧惊澜要等所有人都说完之后,才会轮得到他。

    他听着那些人的情话,脸色就没好过。

    那些人到底说了什么他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居然还有除了他以外的人可以对凤无忧说情话。

    他站在那里,面沉如水,燕霖看着心都颤。

    他老有一种错觉,说不定王爷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暴起,把这里的人都直接一刀给咔嚓了。

    所以,他提心调胆的,就等着王爷万一真要动作的时候,他能第一个扑上去,哪怕是抱着王爷的大腿,也得把他给拦住。

    可,他看了又看,等了又等,萧惊澜居然硬是没动。

    不只没动,只要王妃的目光扫过他,他还能给出最小意温柔的笑容。

    燕霖使劲揉自己眼睛,要不是看到了好几次这种切换,他都要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可是王爷,这种情绪转换,你就不怕精神分裂吗?

    幸好,这漫长的情话大赛终于到头,萧惊澜前面的那个人说完,轮到了萧惊澜。

    燕霖立刻期待地看向他:王爷加油!你一定要说一句惊天动地的,能把王妃感动的立刻回到你身边的!千心千月,聂铮,还有其他燕卫云卫,全都盯着萧惊澜。

    贺兰玖也兴味十足地盯着他:“燕皇,到你了。”

    他心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萧惊澜这人一看就一副性冷淡的样子,还真是很难想象他会说出什么样的情话。

    这要是太肉麻的,说不定能让人笑一辈子。

    凤无忧嘴唇抿了抿。

    要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萧惊澜对她说过的情话不少,但就是让她想,也想不出到底哪一句才是最动听的。

    也许,是在小叶村后山上的那一句?

    苍天在上,萧惊澜,绝不负凤无忧。

    想到那时的情景,唇边忍不住露出一丝怀念的笑容,手也借着拂头发的动作,指尾轻轻划过头上的凤簪。

    这是萧惊澜送她的礼物,亲手雕的。

    应该,就是这一句了吧。

    凤无忧看向萧惊澜。

    萧惊澜也陷入沉思。

    贺兰玖出的考题,是让他们说出听过的最动听一句情话,却并没有说,那句情话,一定是对凤无忧说的。

    萧惊澜此生听过的最动听的一句情话,并不是来自于他的口中,而是……他抬眸,看着凤无忧。

    凤无忧心口跳了跳,萧惊澜的目光太深,她有些看不懂。

    “燕皇,你不会连这么简单的试题都做不出来吧?”

    贺兰玖等不及了:“你若是做不出来,那就弃权,本太子可要宣布进入下一轮的人选了。”

    说好了,武试和文试都由他做主,所以,什么人能进下一轮,也是他说了算。

    他要不要使个坏,干脆在这一轮就把萧惊澜滔天掉算了?

    不过,这样就不好玩了。

    “本王,答得出。”

    萧惊澜没理贺兰玖的挑衅,只是淡淡地说道。

    “那就快说啊!”

    贺兰玖不耐烦地催促:“本太子数三声,你再不说……”“萧惊澜……”萧惊澜忽然出声了,结果,却是叫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声,弄得在场的人都莫名其妙。

    这情话明明就是要说给凤无忧听的,他叫自己的名字干什么?

    难不成,他还想说给自己听不成?

    有些心思活络的,已经想明白了,萧惊澜这最动听的情话,根本不是他自己说,而是他听别人说给他的。

    哈哈哈,真是胆子大,在招亲大会上,居然敢说别人对他说的情话。

    这分明就是根本不想进下一轮吧!否则的话,干吗自找死路!萧惊澜才不会在意周围的人怎么想,他只是看着凤无忧,思绪也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

    他轻柔的,带着笑意,仿佛怕惊动了什么一样地说道:“萧惊澜,你若敢动一动,我从此以后和你一刀两断。”

    鸦雀无声。

    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人问道:“燕……燕皇,你确定这是情话?”

    这……这是威胁吧!萧惊澜是不是觉得他们都傻,连这个都分不清?

    萧惊澜还是只看着凤无忧,神色自若地说道:“这是本王有生以来,听过最动听情话。”

    凤无忧的心早就给揪紧了。

    她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时,他们还在皇家猎场,她和萧惊澜被兽潮所冲掉下悬崖,结果却因祸得福,找到了七叶火凤草。

    她给萧惊澜碎骨治腿,却偏偏,被皇帝派来的杀手找到。

    那时,她很危险,萧惊澜想要起身帮她。

    但,只要他起身,之前所有的治疗,就全都白费。

    于是,她对着萧惊澜,恶狠狠地说出这句话。

    那时,她还没有喜欢上萧惊澜。

    她那么说,只是习惯,只是不愿意自己的病人糟蹋自己的治疗成果。

    可是她想不到,这竟是萧惊澜心里最动听的一句情话。

    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萧惊澜唇边绽出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他的眼睛里只有凤无忧。

    “在那之前,本王一直都在说服自己,放你走。

    但在那之后……”萧惊澜的声音突然变了,低沉而有力,像是下定了天大的决心。

    “在那之后,本王对自己说,本王绝不会让你走。

    凤无忧,这辈子,天上地下,除了本王身边,你哪里也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