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阴倌法医 > 第六章 同门

第六章 同门

    静海忽然说:“徐老板,你用黄纸折船,纸人勾引鬼魅的法子可真不错啊。”

    “大师,我又没得罪您,用得着臊我嘛。”

    我脸有些发烫。五鬼叩阴门乃是**阵,我却一直以为那是引诱鬼魅的旁门左道,虽说是受破书误导,可想起来也怪丢人的。

    静海嘿嘿一笑:“我只是想说,人分善恶,法却不论正邪。以胎养魂虽是旁门左道,但是魂胎如今在你手上,你若不以其为恶,那又有何妨?这和你用五鬼法门吸聚阴气,将养一片鬼域,何尝不是一个道理?”

    我点头称是,又忍不住问:“对方把生魂养在……养在羊胎里,目的是什么?”

    静海说:“这个你算问对人了,当初那个杀千刀的矮骡子,为了让我饶他狗命,把他所知道的各种门道全都跟我说了。要说这羊胎可是不一般,你们仔细看看。”

    他指着瓶中的胎盘说:“徐老板是学医的,应该能看出,此乃一胎三胞之相。”

    我说是,刚才我已经看出,胚胎上孕育了三个胎体雏形。

    静海说,这并非是普通的羊胎,而是番邦外国的一种野羊,名为赤羊。赤羊本就少见,一胎三崽,更是难遇。

    当初那个东瀛妖人曾说过,只要找到怀三胎的赤羊,将人的七魄散去,三魂分别养在三个羊胎里。便会令人的七魄重聚完整,重聚的七魄为新魄,那就等同是此人经历了一次轮回。等到三魂复苏,七魄新生,再找一具适合的肉身,便又可脱身还阳。

    那个东瀛妖人跟静海说这法门的目的,是为了讨好静海。他以为静海听了,必定会利用这法子‘重获新生’,恢复男儿身,却没想到静海当时虽然把持朝野,却并不昏庸,根本不相信世间有这样的奇术。最终他非但没能逃过一死,反倒是死的最惨的一个。

    我听到最后有些恍然,“你的意思是,萧静还能活?”

    静海说:“她生魂离体那么久,三魂七魄早已受损,按说是没有活路的。现如今三道主魂被将养起来,真就有了重活的可能。只是七魄新生,等同是再世为人,对于以前的事,怕是再也记不得了。”

    我点点头,“这样也好,不管怎么说,萧静从来都是无辜的。”

    季雅云忽然问我:“现在几点了?”

    我一怔,看看窗外仍是昏昏沉沉,可要按钟点,怎么都过了五更天了,怎么一直都没听到徐荣华打更报时呢?

    静海嘻嘻一笑,“你引来的幽冥阴气,足以令此间方圆十里,十年内都是游魂野鬼善居的所在。阴阳调和,不再受日月交替的约束,咱这驿站也就不用打烊了。”

    季雅云看向我,“也就是说,我们白天也可以来驿站了?”

    “没事老来这儿干嘛?”我摇摇头,说:“不行,我得赶紧回去了。”

    静海忽然叹了口气,“咱家相信,你只要见到你惦念的人,会更加头疼。倒不如暂且留下,先好好歇一歇吧。”

    我对老和尚的话绝非言听计从,但此刻也隐约感应到了些什么。听他一说,倦意又起,略一犹豫,就说:“那行吧,我进里屋歇会儿。”

    倦是倦了,进了账房,在罗汉床上来回烙了阵烧饼,却怎都睡不着。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干脆起身来到桌边。

    我本来只想着察看杜汉钟给我的照片,可打开背包,忽然冒出个荒诞的想法。

    我倒是忘了,包里还有条被琴弦串了糖葫芦的死蛇。倒了窦大宝的蛇酒,要不,把那死蛇赔给他?

    可当我翻出装死蛇的塑封袋,一看之下,顿时呆若木鸡。

    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明明是一条赤红色的毒蛇,怎么眼下变成一根皮条了?

    从袋子里掏出来,还是一条两米来长,小拇指粗细的皮绳,仔细看,皮绳两端,还隐约可见那根琴弦的痕迹,中段有个不规则的突起,多半是断弦连接的所在。

    “蛇怎么会变成皮绳了?”

    这会儿我也没心思琢磨这个,随手将皮绳放在桌上,把昨晚郝向柔交给我的信封,连同杜汉钟先前给我的照片拿了出来。

    信封里同样是两张彩色照片,连同之前的两张,刚好能拼起来。

    看到四张照片拼接的图案,我只觉脑子一阵阵发炸。

    四张照片整拼接出一栋建筑的样子,这建筑的模样绝不属于现代,然而我却十分的眼熟。我能肯定,我绝对到过这个地方,即便没有后边两张照片,我当时也有这种感觉。可是一时半会儿偏偏想不起来,这究竟是哪里。

    我正搜肠刮肚的努力回想,猛然间,就觉面前多了个人影。

    我下意识将照片打乱翻了过来,抬眼看时,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身着绿色旗袍的窈窕女子。

    看了一眼多宝架顶上的五宝伞,再看看面前的‘绿旗袍’,我心中陡一激灵。照片里的建筑,莫非是……

    心念电转间,我舒了口气,向绿旗袍问道:“你怎么出来了?有事?”

    狄金莲秀眉紧蹙,沉默了片刻,才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心神不定。”

    在她沉默这段时间,我已经暗暗做出了某个决定,当即浑若无事的问:“怎么个心神不宁法?”

    狄金莲摇了摇头,“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好像发生了些什么。”

    我扫了一眼反转的照片,心里又一咯噔,再次抬眼看着她说:“潘颖出事了。”

    听我把潘颖的状况一说,狄金莲思索片刻,说道:“潘潘是我们狄家的后人,我有责任照顾她。带我去见她吧。”

    我说:“那最好,你们之间有着血亲,有你在,会更容易找回她的魂魄。”

    狄金莲明显还是有些浮躁,来回走了几步,停下来问我:“罗刹和魇婆怎么样了?”

    我拿过背包,顺势放在照片上,取出里面的两块灵牌,“魇婆现在和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起,白长生在灵牌里。”

    狄金莲点点头,“白长生现在还很不稳定,还是暂时先把他禁锢在里面吧。等到他情绪稳定下来,以罗刹的身份,他自然就能够自己出来了。”

    我顺手将两块灵牌摆到多宝架上,见狄金莲还在原地,想了想说:

    “季雅云现在医院照看潘潘,要不,你跟她一起先去看看?”

    狄金莲真的完全不似平常的冷静,闻言说声‘好’,便快步走了出去。

    我跟着走到门口,眼看她和季雅云同时消失,转身回到桌旁,拿开了背包。

    刚才我只是出于本能,把照片翻了过来,却不料一张照片背面,有着一行字:

    我们是同门,我又怎会害你——杜汉钟。

    www
上一章阴倌法医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