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 >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太始再现!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太始再现!

    “呵呵,大论钦陵之所以不表态,无非是担心在联盟中丧失主动权罢了,又或者感觉没有把握可以击败大唐,至于沙钵罗可汗——”

    高尚说至此处,顿了顿,眼中掠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这位恐怕真的是被王冲吓破胆了,西突厥汗国的天狼铁骑战死,阿骨都蓝也死于王冲手中,最重要的是,比西突厥厉害许多的大食都覆灭在王冲手中,沙钵罗可汗现在早已是杯弓蛇影,对大唐畏惧到了极点,他不回复也只是在忌惮大唐而已!”

    高尚羽扇轻摇,淡淡道,三言两语就将其他两个陆地列强的心态勾勒的清清楚楚。

    “军师大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一旁的白真陀罗开口道,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圣皇虽死,但大唐实力犹存,单凭幽州是不可能对抗整个大唐的,还必须借助各国的实力,才能成功战胜大唐。

    “无妨!”

    高尚羽扇轻摇,一脸的从容:

    “论起对付大唐的心思,大论钦陵其实比我们还要迫切,大论钦陵虽然难对付,但反而最容易和我们联盟,至于西突厥汗国,这种首鼠两端的帝国,恐怕还需要主公稍微做点功夫才行,另外,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寒潮来临,没有任何帝国可以独善其身!”

    “诸位只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便是。”

    高尚微笑道。

    高高的山岗上,众人闻言都是心中大定,就连安轧荦山眉头都舒展了许多,对于高尚的判断,他一向信服。

    当众人一片喜悦,心神大定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就在安轧荦山身后不远的地方,田承嗣像是想起了什么,眉头皱了一下,隐隐流露出一丝不安和担忧。

    “怎么,田大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高尚一笑,立即注意到了田承嗣的变化。

    田承嗣没有说话,下意识的抬头望了安轧荦山一眼,似乎有所顾忌。

    “说!”

    安轧荦山眉头微皱开口道。

    他麾下的将领应该都知道,他最不喜欢部下藏着掖着。

    “大人,有一件事情,就是……朝廷在沧州、瀛州一带的堡垒,经过这段时间经营,那块区域已经聚集了数十万的兵马,由太子少堡王忠嗣和同罗大将军阿不思亲自坐镇。”

    “另外,最近他们又招蓦了数千工匠进入基地之中,所有工匠日夜赶工,各种防御工事也已经越来越完善,这样一来,对我们极为不利!”

    田承嗣低下头,沉声道。

    田承嗣的声音一落,四周围,气氛骤的一变,沉重无比,所有部将全部皱起了眉头,就连高尚都沉默了许多。

    堡垒!

    王冲在东北沧州、瀛州一带建立的据点,对外号称前进基地,但幽州这边却已经习惯称之为“堡垒”了。

    因为那里的防御之重,已经不是“前进基地”几个字可以形容的,完全就是戒备到极点的堡垒了。

    “不止如此,朝廷在那边的势力越来越大,如果愿意,他们恐怕随时都可以杀入我们幽州来。”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传来,不远处的田乾真也开口说话了,声音中透露着一丝浓浓的不安。

    南边距离不远处,那座堡垒的存在,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也是令所有幽州部众寝食难安的存在!

    在此之前,所有幽州部众曾经在一起讨论过,幽州地势特殊,而且全是骑兵,进能攻,退能守。

    而且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幽州的兵马,铁骑冲锋,千里奔袭,随意就可以在中土扫荡,威慑京师,而且还无法拦截,最大程度的起到震慑天下的作用,使得天下人心惶惶。

    现在的大唐太团结了,只有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幽州才有机会。

    然而王冲一封讨伐檄文之后,一个突如其来的注意,在距离幽州不远的地方建立一座基地,一座堡垒,如同一根钉子插在幽州与中原之间的咽喉地带,使得幽州部众的所有盘算都付诸东流!

    幽州的兵马想要进入中土,就必须得经过沧州、瀛州一带,而且还要防着大唐的攻击,简直处处制肘,重重节制,瞬间陷入了进退难谷的地步。

    王冲只是一个小小的策略,就使得幽州众人陷入了极端被动的地步。

    “混蛋!”

    想起京师中的那名年轻的王侯,安轧荦山此时也不由得双拳握紧,指节捏得咔咔作响,心中愤恨不已。

    不论任何时候,京师中的那位始终是他的大敌。

    这段时间,他和高尚也想了不少的办法,包括各种骚扰和渗透,但却全都铩羽而归。

    单论智慧,京师中的那位绝不在高尚之下!

    哪怕安轧荦山对于高尚的能力极为信任,也没有把握,高尚能在王冲这位天下公认的“兵圣”面前,讨得了好处。

    而前线基地中坐镇的那位太子少保王忠嗣,不论是攻是防,都四平八稳,就使得安轧荦山空有满身蛮力,也是忌惮重重,不敢轻易动弹。

    四周围气氛压抑无比。

    对于王冲建立的那座“前线堡垒”,众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丝毫办法。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

    田承嗣犹豫了一下,接着道:

    “大唐从前段时间开始征兵,到现在已有百万之众,而且兵员素质远超想像,神武军、神狱军、玄武军、陌刀队……,所有顶级兵种全部在扩兵。并且民间参军的热情居高不下,到现在为止,就连所有民间高手都踊跃参加,数量有增无减。”

    “此外,大唐所有的铸剑世家,产能全开,日夜不停的铸造各种兵器、护甲,包括车弩。大唐现在的兵马已经比我们多了两倍有余,属下担心,再往后,只怕人数还会更多!”

    田承嗣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幽州虽然大举增兵,热火朝天,但是大唐那边也让人不容小觑。

    而且现在的大唐,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大唐一朝,特别是在圣皇手中,一向奉行兵贵精而不贵多的原则,所以大唐的兵力一直都没有超过六十万,而且这还是包括了禁军。

    这样的兵力政策,将百姓的负担和国力损耗降到了最低,但却使得各都护府承受的压力增加到了最大。

    所以大唐的兵力到了后期,就一直是防守有余,而进取不足。

    如果还是在圣皇手中,以幽州的兵力已经足以威胁中原。

    但是如今新皇登基,而王冲作为从龙之臣,一人之下,天下万万人之上,已经完全掌控了大唐兵马。

    王冲一上来,就彻底鼎革了圣皇时代的兵力政策。

    在他手中,大唐肆无忌惮地扩充兵马,凭借着击溃大食带来的庞大财力,以及王冲战无不胜的个人威望,轻轻松松,很快超过了百万大军,而且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如此规模庞大、甚至于每一个士兵都武装到了牙齿的军队,在整个大唐历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

    黑云压城城欲摧!

    王冲一个人带给幽州众的压力就已经超过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王冲的兵马虽然未至,但是幽州的气氛却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幽州上下之所以这么急着联络诸国,增强实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对于这位天下公认的“兵圣”,没有任何人敢小觑!

    而四周围,听到田承嗣的话,众人也纷纷变了脸色。

    单单是百万大军,联合诸国之力,也未尝不可以对付,但是如果继续增长,那就未免太过恐怖了,也远远超出了幽州能够承受的兵力范畴。

    一时间,众人心中沉甸甸的。

    “主公,这样下去,只怕会对我们极为不利。”

    赵堪、白真陀罗等人也开口道,眼中满是不安。

    安轧荦山没有说话,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京师那位始终是幽州大敌!

    “哼,一群无能之辈!小小一个王冲,只是建了一座堡垒而已,你们就吓破胆子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没有丝毫征兆,一个声音突然从安轧荦山的怀中响起,那道声音冰冷,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睥睨万物,视苍生如蝼蚁的味道。

    其他人神色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但安轧荦山却是一脸大喜:

    “太始?!”

    “嗤!”

    下一刻,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伴随着一阵嗤嗤声响,一股浓烈的黑烟从安轧荦山怀中迸射而出。

    安轧荦山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很快探手入怀,取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黑色骷髅骨笛。

    这是太始特地留给他,作为必要时的联络工具,不过只有太始才能够联系他,安轧荦山却不能够主动联系太始。

    “嗡!”

    不过须臾,黑色骷髅骨笛中的黑烟汹涌而出,飘飘荡荡,在虚空中凝而不散,很快汇聚成一道虚影,正是太始。

    只是和安轧荦山记忆中的的样子相比,眼前的太始投影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另外,黑烟汇聚的虚影腹部中央,隐隐有一道蓝光闪烁,看起来诡异无比。

    不过从虚影身上感知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安轧荦山却是精神大振,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许多。
上一章人皇纪章节列表下一章